我洗完澡全身沫完乳液,才剛套上T恤,樓下對講機的鈴聲就響了,我趕緊去接聽,原來是掛號信,我連忙抓了件短裙套上,連內褲都還來不及穿,就衝下樓去收信,當我下樓梯時,看到住在樓上的健偉哥,也在樓下收完信正要上樓,我匆匆忙忙的下樓,渾然不知我沒穿內褲的裙底風光,已被健偉哥一灠無遺,與健偉哥錯身而過時,我隨口與他打了聲招呼,當我簽收完信件時,我抬頭發現郵差先生正低頭盯著我的T恤領口看,此時我才警覺到我沒有穿胸罩,恐怕T恤內的奶子都被他給看光了,我拿了信就紅著臉上樓了,當我上樓時看到健偉哥在我家門口的樓梯轉角處等著我,健偉哥開口說:「小雪你一個人在家啊?」 「對啊!我爸媽說今天公司要聚餐,我哥又跟同學去看電影了,就只剩我一人在家了!」 「喔!對…

Read More

我叫小洺,21歲,當兵的時候是在高雄,所以每次放假收假都是搭客運來回 桃園高雄。有一次放長假,就買了票搭統聯回桃園,我拿著行李一上車,就看到車 上左邊最前面的座位是空的,那是我最愛的座位,在司機的正上方,前面只有一片 玻璃,而且在前面做什麼事,後面的人都不會知道。 好幾次在那個座位露鳥又打手槍的,那個感覺真是又刺激又爽的,搭的客運在 高速公路上行駛著,我就在最前座大膽的脫下褲子,裸著下半身,完全滿足了露出 的刺激,這其實是我聽過好幾個女生也這樣做過學來的。 那一次隊上是七點開始放假,那天我被罰出公差,快九點我才離開軍營,就先 去吃個晚餐,才到客運站去買票上車,我是在高雄楠梓站上的車,車子是從高雄建 國站發車的,我上車的時候,已經有一…

Read More

終於聽到了開門聲,無聊了一天的我立刻興奮的迎接出來,邊說道:「老公,你回來啦。」 老公也答應了一聲,來到了客廳,但他身後還有一個男人,我立刻認出來,他是老公部門新來的總經理,在老公的辦公室見過他,他也來過家裡幾次,所以也和我比較熟悉了 老公趕緊說:「哦,老婆,今天我和王總還有工作要談,你先自己看電視吧。」 王總也裝做不好意思的樣子和我打招呼,和我握手的時候立刻被我的樣子吸引了,我穿了一身薄薄的襯衫,下身是條彈力的超短裙,把我性感的少婦身體完美的勾勒出來,高高翹起來的屁股,雪白修長的大腿,襯衫下隱約可見的內衣,王總興奮的盯著我看著,我被他看的滿臉通紅,其實每次他見到我,都會興奮的盯著我,弄的我很緊張,但又很興奮。 我嬌羞的躲閃到了老公…

Read More

學姐過去她一直很照顧我,像我的大姊姊一樣,留著一頭長髮披肩,身材勻稱有緻,臉蛋雖然普通,但仍是頗有姿色,加上她今天的打扮,短裙下露出她修長無瑕疵的雙腿,我此刻的下體無法自拔地在燃燒。 學姊此刻雙手環抱在我的後頸,我的唇更加緊貼在她性感的唇上。此刻我的身體大半都還在她右手邊,我用我的左手伸到她的後腦杓部位托住她,好讓她的吻更安穩,右手則是慢慢地伸到她酥軟而有彈性的左胸上揉捏,我的左胸膛也慢慢向她的身上椅去,並且更貼近她的右乳房,但我還是沒有壓在我學姊身上,在單人床上找空隙,側身倚在床上。這時我隱約看見她的香肩,只不過她上衣外頭還穿著一件與她的裙子搭配的紅色外套,我毫不猶豫地替她脫下,讓她胸部以上的肌膚露出大部份,大飽眼福。吻完她的唇後…

Read More

這件事情的發生完全是個意外,上星期四晚上,我的一個朋友萊利,來找我喝酒聊天,我們看著電視,他和我也是同事,而且從今天開始,我們一連三天都休假,所以今天晚上我們並不急著上床睡覺。 我的老婆仙蒂第二天得去上班,所以她在十點半就上床睡覺了,據我所知,只要她一睡著,什麼事情也吵不醒她,我以前曾經試著想搖醒她,但是她就是有本事沉睡不醒。 當仙蒂去睡覺後,我和萊利看著一部他帶來的A片。 當幾個性交劇情結束後,萊利大聲地說道:「天哪!如果有個真的屁股在這裡就好了,我從來都沒搞過女人。」 對他這句話我感到有點吃驚,萊利長得並不差,身高也夠,又是一付標準身材,我總覺得他有許多女朋友。 「你沒有女朋友嗎?」我問道 「沒有,我太害羞了,自從兩年前我和我那…

Read More

今年五一,臨時有一單生意要往廣西某地,沒有飛機,火車票也早買光了,只好去越秀南車站碰碰運氣,能否坐到汽車。 那天,老妻提著行李,送我到越秀南車站,趕緊到售票廳,排著長長的一隊,心裡很煩燥,很久沒有排過隊了,好在我這個人很能隨遇而安,很能從痛苦中尋找快樂。我的眼睛可沒有停止搜索人群中的美女。我發現在我這隊裡,距離我七八個人的前方,有一位女子,穿著紫色的風衣,一頭飄肩的黑色的秀髮,這是我最喜歡的一種頭髮。 我仔細的端量著這女孩,大概1米6的個子,身材中等,因穿著風衣,看不出腰和臀的曲線,但從風衣下露出的那一雙秀腿不難想像這女子長得不錯,呵,要是能近距離的聞聞她的味道該多好啊……`. 俗話說,運氣來了,門板都擋不住。忽然,一陣喧嘩,呼啦啦…

Read More

劉鳳家的廚房其實只是一間泥胚的小房子,只開了一個窗口排風,只有一口破黑鍋和一把勺子,就連調料都只有鹽一種。平常人家喜歡的味精和雞精之類的在這都是一種奢侈品。就連最普通的醬油都沒有。劉鳳一臉高興的拆開了各種調料和塑料盒子一一擺好後,又把那些讓人讒得不行的食品都一一擺好,慢臉歡喜的拿過一隻雞開始燉了起來。 「嬸,我想你了!」陳炎見這一幕心裡有些發酸,不過以後自己在的話肯定會讓她們母女都過上好日子的。輕輕的走過去從後邊抱住了二嬸。 劉鳳還過頭來有些不好意思的寫:黑子,嬸先給你做飯吃!你還年輕這事做多了對身體不好。 「那你想嗎?」陳炎雙手鑽入了二嬸寬松的衣服裡,尋找到那對圓潤的酥乳把玩起來。 劉鳳有些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陳炎高興的蹲來。把她…

Read More

夏夜,位於蒲寧東路的45層高層,我的家,我的臥室…… 「哦!……哦!……小……小祖宗!……爺爺!……哦!」由於是高層所以我根本不用害怕會被大街上的人聽到,因為在幾百米的高空只有鳥兒能聽到我的淫叫。 在我臥室的大床上,一個豐韻成熟,面容秀麗的中年女人正趴在床上,肥碩無比的特號大屁股狠狠的朝天撅起!一個年輕俊俏的年輕小伙子正高高的挺著他那粗壯的大雞巴狠狠的抽插著我的屁眼!這個年輕人是去年分配到我們部門的大學生,我們都叫他:小黃。 本來今天晚上他到我家來是向我匯報工作的,可沒成想,卻成為了他向我屁眼匯報工作了! 小黃把粗大的雞巴頭插進我的屁眼裡然後再抽出來,再插進去,粗大的肉冠摩擦著我的肛門內側,讓我痛苦又讓我興奮,畢竟一個38歲的女人,…

Read More

那是幾年前的事了,當時北京還沒採取全程車票兩元呢,當時我剛從電腦城逛出來,回到我住的地方要六元呢。 進站一看,哇靠,那人可真是茫茫多啊,個個站台前面都排了長龍。無奈,誰讓哥們選的不是時候呢,先隨便選個門口排隊吧。 前面長龍那麼長,我還以為我是最後一個了,沒想到過了一會,我身後又多排了兩個女生。她們倆一直在我後面「呱啦呱啦」的自顧自聊著,聊些什麼我也沒仔細去聽,聲音聽起來很年輕,不過我當時也沒太在意。 等了一會,地鐵來了,探頭一望,心裡想說完了,車上已經擁擠不堪了。別說坐的地方,連站的地方都快沒有了。開了門,卻沒幾個下的,反倒是要上的人n多。 由於要上的人太多了,大家都只能一步一步往前挪著,還聽到前面有人喊: 「裡邊的,再往裡走走,謝…

Read More

在人生的歲月裏我有無數個起點,高二那年才的我的真正的人生起點。一天, 我由于午睡睡的很死沒有聽到鈴聲,起來時已經是2點多。我很快速穿是外衣和 外褲,因爲剛才夢中巫山雲雨,內褲扔在床上沒有來得及穿。我提著褲子往樓下 跑,小弟弟由于幸奮過度,沒有軟下來,挺挺地立在那裏,跑著的時候上下一抖 一抖,不停地拍打著肌膚,愈發膨脹。 我在樓梯口轉彎時,突然下面上來我的女班主任,由于速度太快,我來不及 收腳,整個身體撞下去。啊的一聲,我和女班主任一起倒地,她被我壓在身下, 而且胸部緊緊的貼在我的小弟弟上,硬硬的。班主任沒有並沒有什麼反應,隻是 眼睛死死地盯著的高高聳起的褲檔。 我飛身跳起來,紅著臉:「對不起!你沒事吧!班主任!」 「沒關系,不過下次…

Read More

我叫Eric,24歲,剛和女友Mable結婚一年,由於我太愛『性』這玩意,只有太太一個真在滿足不了我,所以在七月份加入了「換妻網」,得到名單後赫然發現我爸爸的手機號碼竟然出現在名單之中。 我首先狂笑了大約十分鐘,想不到爸爸竟然也會參加這玩意兒?爸爸一直是個中竹來教師,滿人口正義,對我們口口聲聲說他有多愛他老婆,他絕對不會出軌,或是碰其他女人的,想不到。但更想不到是,我媽媽是個婦女會的會計,平時古板老土,怎麼想也不會幹這勾當。 我爸爸53歲,5尺7吋高,身形健壯,在中學教中文和體育。媽媽45歲,5尺1吋,三圍34C、26、35,長髮,在婦女會做了20年的會計文員,平是衣著古板,不要說短裙,短裙也沒一條,更不要說低胸衣著了。每次回家一聚…

Read More

大嫂剛剛三十歲出頭,長相漂亮是位天生麗質、風華絕代的美麗嬌娘,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髪護著雪白細嫩的粉頸。 一張俏麗姣白臉蛋上黑白分明而又水汪汪的大鳳眼,小巧的櫻唇薄薄兩片在豔紅唇膏覆蓋下,當她嫣然一笑,真令人望之忍不住想一親芳澤。 一對圓潤傲立的乳房聳立於胸前,全身散發著一股成熟女性的嫵媚及淡淡的幽香。 有一天我聽到我大哥要去南部出差,見機不可失,當晚十點半左右到他家去,只見小孩都睡了,大嫂在廚房內清洗碗盤。 她裙擺下一雙雪白的粉腿展現在我的眼前,這一切只看得我渾身發熱、口幹舌燥,大嫂胴體上傳來的脂粉香以及肉香味,真是令人難以抗拒的誘惑! 她穿著低胸T恤、領口半開的彎下身把茶杯放在茶幾上時,但見那透明鏤花的奶罩只罩了豐滿乳房的半部,白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