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傷害的女人在無人處舐傷口的時候

琪是我們公司新來的前臺,二十出頭的樣子,總是洋溢著青春的氣息。

尤其是她纖細的身段,每每當她拿著檔案從我身邊經過的時候,我總能嗅到一股若有若無的少女體香。

而且她的性格總是大大咧咧的,才來公司不過一個多月,上上下下都已經混得很熟了,我知道公司裏的那些狼們可沒有少覬覦她那套裝包裹下的青春肉體,至少我就很想找機會將她好好的按在身下蹂躪一番,終於在一次同事聚會上讓我找到了一個機會。

混亂KTV,名字當然不叫“混亂”。只不過是這裡的氣氛向來有點烏煙瘴氣,才使得這個很不雅觀的綽號不脛而走。

無論是週末放縱一把的大學生,還是忍痛瀟灑一回的打工仔,又或者被女友痛宰的悲催貨,都是這裡的常客。當然,某些揮金如土的傢伙也會出現在這裡。最後這一類才是高消費群體,也是包厢公主們最關注的貴賓。

又是個週末,一如既往的喧囂。

一個身穿白襯衫的小夥子,笑眯眯地將手伸向一個婦人模樣的女人的腰間,輕輕掐了一把,卻被那女人一爪子拍開。“規矩點,姐早就成良家婦女了。”

小夥子哈哈一樂,“嵐姐裝純的時候最有味兒。”

“滾蛋,找抽是不?!”

這白襯衫小夥子叫易軍,混亂KTV的新來的警衛。任誰都看不出,這個一身邪氣到了欠抽地步的傢伙,以前是做什麼的。易軍自己沒說過,別人也沒細問過。偶爾那次有人問他以前幹啥,這貨只是笑著說“在部隊裏養豬”。大家一笑了之,易軍也嘿嘿一樂。

總之在這家KTV裏,易軍幾乎是個受關注度近乎零的傢伙。大批的女服務生或包厢公主,對於這樣的傢伙是從來不會注意的。她們只關注腰纏萬貫的公子哥,或者傻到被她們幾次肉麻發嗲就能騙出大把銀子的冤大頭。

唯獨“嵐姐”這樣閱歷豐富的中年人,才時不時的會從他身上感受到一股令女人垂涎欲滴的男人味兒。

沒愛過,沒痛過,沒清純過,沒放縱過,你就不懂這小子的邪乎和風騷——這是嵐姐對他的評估。很不雅,但是一針見血。

所以,已經“成為良家”的嵐姐,依舊不會拒絕易軍那不超出原則底線的小小調侃。

就在調笑的時候,易軍看向門口兒的眼神忽然一頓。一抹複雜的神色雖然已經一閃而逝,但卻沒將目光移開。

嵐姐回頭,看到門口兒一個很漂亮、也很時尚的連衣裙女孩子走了進來,身邊是一個浮華卻不失帥氣的年輕男人。易軍的目光,就盯在那個連衣裙女孩的身上。

嵐姐在易軍的胳膊上掐了一把,“臭小子,你那賊眼珠子瞧什麼呢!盯著客人是不禮貌的,咱們這行兒得講規矩……肚子底下起火了?姐給你找個丫頭消消火?”

易軍回過神,對於嵐姐的“好意”表示出了另類的拒絕:“那些丫頭沒味道呵!嵐姐你要是真的可憐咱,就親自出馬得了,嘿。”

“蹭鼻子上臉的貨!”嵐姐假裝恨恨的在他小腿肚子上踢了一脚。不疼不癢,渾身發軟。

而這時候,門兒那個被易軍盯著的女孩子,顯然也看到了易軍,竟然也同時發愣了。

這個女孩子名叫林雅詩,易軍的初戀女友!

一個多月前,易軍來到了這座城市,說是復員轉業了,工作也沒安排。而之所以來到這座江寧市,就是因為女友林雅詩大學畢業後到了這裡。

當時林雅詩覺得易軍不但沒有提幹做軍官的機會了,甚至連份像樣的工作都沒有,於是心中很不爽,只是沒有明說。可是僅僅半個月後,林雅詩提出了分手。理由說的是“咱們倆不合適”,但是實際原因明擺著。而且說完分手之後,就毫不留情的坐著新男友的寶馬車揚長而去——簡直是赤果裸的打臉,就像是在刻意譏諷易軍的窮困潦倒。

分手那天,是個大雨傾盆的夜——就在這混亂KTV的門前。從不屈服於任何壓力的易軍,被命運狠狠嘲弄了一回。他甚至懶得對林雅詩解釋什麼,因為這樣的女人不值得去費盡心思的拉回身邊。

不過畢竟是一份堅持了五年的愛情,易軍還是覺得有些失落悵然。站在大雨之中,望著遠飆而去的寶馬車,忍不住苦笑。

大雨澆透了衣服,也寒徹了心。

而當時,一柄雨傘出現在了易軍的頭頂。那只拿著傘柄的手,白皙嬌嫩。如今,那只手的主人剛剛不疼不癢的踢了他一脚。而在這個嵐姐的安排下,易軍暫時做了這裡的一個警衛。

……

此時四目相對,林雅詩竟然有點小小的局促。在她身邊,那個典型高富帥模樣的年輕男人張揚霸氣地摟住她的腰,似乎在向眾人宣示對這個女人佔有權。他順著林雅詩的目光看過去,當即看到了易軍。

直到現在,高富帥還記得大雨之夜易軍那落魄的身影。每次想到易軍,他都會有種成就感和優越感。

“嗨,小子,在這裡混吃等死呢!”高富帥摟著林雅詩,大聲的喊了句,滿是不屑,似乎也想讓所有人都聽到。

果然,整個大廳裏的人都把目光聚向了高富帥,同時又盯著毫不在乎的易軍。

易軍笑了笑,轉身置之不理。

但高富帥依舊沒完沒了,在背後笑道:“你叫易軍是吧?來,給爺開個包廂兒,一會兒少不了你的小費!”

易軍回過頭,“對不起,請找前臺,我只是一個警衛。”

“沒出息的貨!”高富帥羞辱一番之後,差不多滿足了自我優越的感覺。但是這一句針對人格的侮辱,卻已經接近了易軍的底線。

可是這時候,一隻手輕輕拍了拍易軍的胳膊——還是嵐姐。“跟他一般見識做什麼,還不做你的活兒去。”

就是這只手,曾在那個大雨傾盆的夜裡給他支起了一柄傘,支起了一片沒雨的天。頓時,易軍一股怒氣消散了很多,笑了笑,“好的。”

而這時候的高富帥也看到了這些細節,忽然極盡挖苦之能地哈哈大笑:“喲,不錯嘛,居然還泡到馬子了呢。只不過你這樣的貨色,泡的馬子也只能是在這KTV裏當小姐的妞兒喲!這馬子倒是真水靈,就是不知道一晚上要多少錢,哈哈哈!”

在自己女人面前挖苦她的前男友,果然能爽到骨子裡,高富帥真的覺得很爽。

易軍本已經决定置之不理,但這句話直接侮辱了那個曾給他撐起一方小小晴天的女人!

咬了咬牙,易軍對著嵐姐獰笑著說:“姐,我想揍人。”

“嗯,準予了——這種畜生欠揍。”嵐姐笑了笑,但攥著酒杯的玉手,已經因為過於用力而有些輕顫。

於是,易軍淡然轉身,來到了高富帥和林雅詩面前。

高富帥撇嘴,抖了抖身子,卻沒有什麼王霸之氣。挺直了腰,所謂的“高”富帥也不見得比易軍高。

相反,易軍忽然間一勾嘴角,露出一個邪魅陰冷的笑容。頓時,一股龐大的威壓仿佛水銀瀉地!

一個自稱在部隊裏養豬的兵,卻勢如龍虎。

第2章男人要握住的東西

“你……想幹什麼……”面對氣場十足的易軍,高富帥忽然有些莫名的心虛。

砰!易軍二話不說一脚踹出,高富帥頓時出現在了KTV大門處,近乎一米八的身體竟然愣是飛出了好幾米遠!

根本不需要什麼招數。

“雜碎!”易軍咕噥了一句,轉身離開。但是KTV外,已經有兩個保鏢模樣的壯漢匆忙跑了過來,兇神惡煞。一邊扶起高富帥,一邊怒衝衝奔向了易軍的背後。

在這個社會上,出門還能帶著保鏢的不多,由此可見高富帥的身份也真的不尋常。只不過,易軍不在乎這些雜碎。猛回頭,正要出手,卻聽嵐姐在背後呵斥了一聲——“要在這裡鬧事?!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場子!”

頓時,那兩個保鏢停住了脚步,猶豫著轉身,看了看剛剛爬起來的高富帥。

高富帥咬了咬牙,極度憤怒。他是有錢的公子哥兒,丟不起剛才那人。但是冷靜下來之後,他也想到了這家混亂KTV的幕後老闆是誰。於是,强撐著面子怒道:“就是七叔來了,也得給我老爸幾分面子!”

“那也等你老爸來了再說!滾!”嵐姐罵了句,隨即出現了七八個警衛。說是警衛,都是看場子的打手,大家一眼就能看出來。

看了看這形勢,高富帥還是生出了好漢不吃眼前虧的念頭。隨口撂下一句“你們等著”這種沒營養的屁話,怨氣沖天的轉身離開。

“又是個賣爹的小白臉兒!”嵐姐歎了口氣。這是個拼爹的時代,有些人總把這些當成最大的資本。

而一旁,林雅詩也剛剛從那番衝突中回過神來。不屑的看了看易軍:“你就這麼混下去?這是什麼地方,能有多大出息?”

“地方髒,但是人乾淨。”易軍冷笑。

……

一場小小的衝突暫時平息,雖然那高富帥肯定不會甘休,也肯定會尋機報復。

看了看白皙手腕上那款富貴而不失優雅的江詩丹唐,嵐姐說:“我該回去了,易軍你送我回家。”

“送你?是嵐姐你送我吧。”易軍笑了笑,但還是接過了嵐姐手中的車鑰匙。易軍知道,嵐姐是怕高富帥回頭報復他,所以讓他跟著自己的車一同回去。而要是明說要保護易軍,估計一個大男人的自尊心會受不了。

嵐姐是個場面人,做事向來很細緻。

但是,易軍也不想打斷嵐姐這近乎氾濫的保護欲。

嵐姐,這是江寧市社會圈子裏的稱呼。她的真名叫秦嵐,有故事的女人。早年間也是這圈子裏的紅牌,如今洗手不幹之後,憑藉手頭的資源聚集了一批小姐妹,做起了“媽咪”,說難聽了就是“雞頭”。如今KTV裡面的包厢公主,一大半都是靠她吃飯的。而且嵐姐的路子廣,哪怕店裡面的小姐哪天出現了緊缺,她一個電話就能再拉過來二三十個。

至於她的收入,則來自於小姐們的提成。別的場子一般都提一成,但嵐姐提兩成。即便如此,大批小姐還是樂於跟著她混。因為跟著一個好媽咪不但少受氣、有人罩著,而且能有更多的生意。哪怕嵐姐提兩成,但是跟著她的那些小姐依舊比別人掙得多。而且誰要是敢惹是生非找小姐們的麻煩,嵐姐也肯定出面擺平。

總之做嵐姐這一行的,社會交往面很廣泛,認識的三教九流的人也很多。所以,一般人動不了她。

本來KTV是不做皮肉生意的,但凡事都有例外。幕後老闆“七哥”(也就是高威口中的“七叔”)是個膽子大的大混子,生意經營的尺度也放得寬。而嵐姐手中的資源多,有兩個還是江寧市的紅牌,所以她也就是七哥手中的一棵搖錢樹。

當然,七哥要是不留她,那麼爭著要她的大混子多的是。比如旁邊幾個縣區的地下大佬兒,都曾對嵐姐伸出過橄欖枝。因為嵐姐到了哪裡,那些當紅的紅牌小姐也會跟過去,隨之而來的就是大把大把的白花花的銀子。反正她和小姐們都不從場子裏領薪水,哪裡有錢、哪裡順心就到哪個場子裏去。囙此,就是“七哥”也一般給嵐姐一些面子。

所以,她可以戴江詩丹頓,開賓士CLS300,在這高房價的時代住200平米的複式樓房。

開著嵐姐那拉風的黑色賓士,穿行在燈火輝煌的北大街。易軍笑眯眯的抽出一根紅塔山,遞給嵐姐。但是嵐姐沒接,只是問:“這烟多少錢一包?”

這麼問不正常。混夜場的女人,都能够一口說出幾十種香烟的價格。幹一行的女人眼睛賊刁,因為她們需要老辣的眼力第一時間判斷出男人有錢沒錢。所以,嵐姐這話問得很故意。

“姐你啥意思?”易軍笑了笑。本想抽烟,但是現在又放了回去。

“我的意思是——你準備一輩子都抽這種不到十塊錢的烟?永遠過這樣的日子?”秦嵐不需要易軍的回答,只是歎道,“姐能看出你是個有心計的聰明人,跟那些毛沒長齊就只會裝逼的小青年不一樣。但是,你還缺一點野心,一個小小的野心。一個男人要是沒有向上攀爬的欲望,沒有了心底那份蠢蠢欲動的野心,那可就完了。今天那個小白臉兒為啥敢三番五次找你麻煩?但為啥聽了七哥的名號又灰溜溜的離開?”

“嵐姐,你這是在教咱學壞呢,嘿。”

“跟著姐,你永遠成不了好人。要是不樂意,馬上下車滾蛋。”

“休想。連嵐姐的軟飯都沒吃上呢,現在走了太虧。”易軍邪乎乎的笑了笑,“那嵐姐你給指點指點,咱需要搞點什麼野心?嗯,這個詞兒聽起來毛骨悚然哈。你瞧這燈紅酒綠的花花世界,不知道埋了多少屍骨、葬了多少野心呐。所以嵐姐你得給咱指一條明路,別把純潔青年往邪路上帶。”

“好吧,不說野心這個詞兒。”嵐姐笑了笑,她就喜歡易軍這副外表吊兒郎當、內心卻有自己主見的模樣。“那麼問你一句,你知道一個真男人,一輩子要握住哪兩樣東西,才算沒有白活一遭嗎?”

“啥?”

“一手握住天下的權勢,一手握住女人的手——照著這個目標混吧!”

很粗俗,但是很直觀,也很真理。

“嗯嗯,我懂。醒掌天下權,醉臥美人膝。”

“咦?你小子很艺文啊。”秦嵐側目看了看這個面部輪廓分明的男人,說,“老實交代,真是個剛轉業的普通兵蛋子?”

“哦,咱以前是艺文兵。”

“扯淡,上次還說是在部隊裏養豬呢……”

“一邊艺文,一邊養豬……”

“滾!”

……

說笑歸說笑,但易軍知道嵐姐的話是真理。在這個物欲橫流的混帳世界裏,一個男人就得不停的向上攀爬。

抓不到權力的尾巴並一路攀爬,你就只能仰望權力的屁股,還得被它的骯髒排泄物澆灌得劈頭蓋臉。

“混出個人模狗樣,也給你前女友那樣的勢利女人看一看……其實握住那種女人的手太容易了,無非就是錢多錢少的問題。所以,你要站得更高,看得更遠。”嵐姐說。

易軍笑著點了點頭,“嗯,咱要握住更多的、更好的,就像……”說著,那雙賊眼珠子瞥了瞥嵐姐那傲人的前胸。

嵐姐仰頭哈哈一樂,“臭犢子,打姐的主意?就是給你兩個膽,你敢抓?”

“不敢,至少現在真的不敢。等兄弟真要是混出個人模狗樣,先把姐抱到黃金屋、水晶床上再抓也不遲,哈哈哈!”易軍大笑。哪怕嵐姐一拳砸在了他的腰上,也沒打斷他的笑聲。

“真要是有那麼一天,姐躺下去等你来抓!”

和這種直爽的女人說話,痛快,比那些夾著雙腿裝緊繃的爽多了。

嵐姐的一番話,不經意的讓一顆小小的野心種子,在易軍的心底深處慢慢的發芽、滋生。

一邊考慮著嵐姐的話,車子已經開到了嵐姐所住的那個高檔社區。嵐姐下車甩門,一張嬌俏的臉蛋兒又出現在車窗處:“回去吧,這車你開回去,明天上午十一點來接我。”

嵐姐知道,距離易軍住的地方還有幾公里,偏僻的很。

“你就不怕我開著這車跑路了?頂我二十年薪水了。”易軍笑問。這輛車不便宜,而易軍認識嵐姐其實也就是一個月的時間。

“你要是跑了,那就算姐瞎了眼,認栽。”嵐姐笑著轉身離去。

……

易軍開車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已經是淩晨好幾點。幹這一行的都是夜貓子,別人形容辛苦就說是“起得比雞早”,但易軍這樣的只能說是睡得比雞晚。

把這輛賓士CLS300仔細停在了自己住的小院子旁邊,生怕刮擦了。這車金貴,價值七十多萬的鐵疙瘩呢。安排妥當了這輛車,易軍這才拿凉水衝衝身子睡覺。而脫下衣服的同時,一個紅色的小本子跌落了出來。

易軍撿起這個小本子,翻看裡面那些特殊的內容,抬頭回憶以往,淡淡一笑著自言自語:“你們這群小崽子的偵查教程都是老子教的,還想找到我?!”

思緒萬千,擋不住困意來襲。易軍將那小本子仔細的收好存放,倒下去就睡。但清晨還沒到鬧鈴響起的時間,就被外面嘈雜的聲音給吵醒了。

麻煩,還是來了。

第3章狂野小美女

聽到外面亂紛紛的聲音,易軍當即穿起衣服沖出去。穿衣服的速度很快、很利索,比正常人快得多。

而剛剛推開大門,就看到了七八個小痞子已經堵在了門前。不遠處,高富帥的寶馬523停靠在那裡。隔著人群,易軍看到了高富帥在車裡面不屑的笑容。而且,還有高富帥身邊的林雅詩。

昨晚林雅詩陪高富帥過夜,今天是一起來的。本來林雅詩不想報復易軍,但高富帥卻非要這麼做。為了討高富帥開心,林雅詩只能做了引路的人。

林雅詩只聽易軍說過大體居住在這個小胡同,也沒有來過,並不能確定是哪一個小院。不過嵐姐的那輛賓士太起眼了,因為這近似於貧民區的小胡同,停靠著這樣一輛好車本身就不正常。所以,他們還是一下子鎖定了易軍租住的這個小院。

至於易軍,此時也瞬間明白了一切——是林雅詩帶著高富帥來找茬了。還給別人引路,來找老子的麻煩?易軍心中苦笑,心道這個小娘們兒算是够絕情了。

不過面對七八個小痞子,易軍並不是很在乎。說實在的,他覺得跟這些小痞子打架真沒勁兒,太小兒科。於是臉色一沉罵了句“都給老子滾蛋!”,就打開了那輛賓士的車門。

可是那些小痞子沒有被嚇走,帶頭的一個黃毛沖到前面,掄起手中的鐵管子就砸了下來。毫無疑問,那鐵管子被易軍一把攥在手中。隨後就是飛起一脚,乾淨利索的將黃毛踢飛。根本談不上什麼招數,勢如破竹。

扔掉鐵管子,易軍就要進入車裏。已經十點多了,嵐姐還等著易軍去接她。他覺得自己亮了這麼一手,對方那些傢伙該嚇住了。

確實嚇住了,剩下七個痞子根本沒見過這麼能打的。但這時候,不遠處寶馬車裏的高富帥大怒:“給我上!打殘了他,每人加兩千塊!”

錢是好東西,有錢能使鬼推磨,甚至能使磨推鬼,自然也能讓這些終日厮混底層、手頭並不寬裕的小痞子們頭腦發熱。於是,剩下七個痞子仗著群膽,一股腦地湧了過來。易軍三下五除二放倒了兩個,乾淨簡潔。但是,這些痞子們手中的鐵管子和木棒不僅僅向易軍身上招呼,更是雨點般砸向了那輛黑色的賓士。劈裡啪啦,賓士車的玻璃碎了一地,車體也被砸出了坑坑窪窪。

頓時,易軍的臉色鐵青——這是嵐姐的車!

“王八蛋!”易軍如餓虎入羊群,風一樣殺進了那幾個痞子當中。那些痞子正要砸了就跑,沒想到根本就跑不掉。當所有的小痞子都倒在地上哼哼嗤嗤喊疼的時候,連路旁的行人和大批的鄰居都嚇懵了。大家都不知道,這個平時一臉笑容的易軍,竟然會這麼凶。

“戳,怎麼這麼能打,怪物啊!”高富帥也有點心悸,開著寶馬調頭就跑。本以為召集八個痞子就够用了,想不到完全不是對手。高富帥雖然不懂什麼格鬥,但剛才易軍那一系列動作簡直太嚇人了,傻子都能看出來其中的威猛。

“給老子回來!”易軍心裡頭窩火。但是,高富帥已經開車躥了。易軍咽不下這口氣,於是開起那破爛不堪的賓士,瘋狂向前追。按照他的駕駛科技,追上高富帥並不難。

而這時候,高富帥迎面開來了一輛雪佛蘭科魯茲。十萬塊出頭兒的車,相對比較等級低了,但是擦洗得很乾淨。這輛雪佛蘭本來很平穩,但高富帥的寶馬卻因為疾速逃離而偏離了車道。於是,一聲刺耳的撞擊聲響起,對面那輛雪佛蘭被高富帥的寶馬撞了。雪佛蘭的車主顯然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在被撞之後,任憑那車滑出了馬路牙子,又狠狠撞在了樹上!

至於高富帥管不了那麼多,調整了方向就繼續逃。

不一會兒,被撞的雪佛蘭裏下來了一個很年輕的女孩子。一身白色短裙,長髮披肩,素面朝天,光溜溜的大腿、光溜溜的腳丫,踩著一雙很簡約的凉鞋。一副墨鏡沒有戴在臉上,卻推到了腦門兒上。

這丫頭臉蛋兒很漂亮,身材也火爆。特別是那發育極好的胸脯和修長而富有彈力的大腿,將之打造成了一個讓雄牲口垂涎不已的人間極品。

“給老子回來!”這妞兒朝著高富帥逃走的方向大聲喊。

一個自稱“老子”的女孩子,多少有些另類的狂野。

而這時候,易軍已經開著車接近了。眼看著這個女孩兒站在路中心,隨即大喊“躲開”。

但是,那女孩兒沒反應過來,只是傻乎乎的轉過了身子。頓時,一道急促的刹車聲響起,這輛已經破碎不堪的賓士在地面上劃出了黑乎乎的輪胎痕迹。當車子停穩的時候,車頭距離那女孩兒已經不足半米。

女孩兒先是嚇了一跳,回過神之後就恨恨地拍了拍易軍的車頭:“喂,開車不看路呀!要是把老子撞成了植物人,你娶啊?!”

呃……易軍知道,今天是遇到極品了。

眼看這妞兒堵在車前,而且是自己差點撞了她,易軍也沒話說。再說了,高富帥的車已經跑遠了,繼續追的難度不小。於是易軍無奈的下車,“先到路邊再說。”

這女孩知道易軍也不是有心之過,倒没跟易軍继續糾纏,而是直接撥打了报警电话。車被撞了,對方還肇事逃逸,她才不幹呢。刚掏出手機要报警,卻忽然顿了顿,扭頭問:“交警報警電话是110吗?”

易軍一頭黑線。“122……”

“哦……”這女孩兒撥通了122,接電話的女交警問她出事的地點,她馬上捂住電話問易軍,“這是哪裡?”

易軍:“牡丹路和城陽路交叉口北三百米。”

女孩兒點了點頭,隨即再跟交警聯系。馬上,交警又問她車牌號。

“車牌號?老子……我沒看清呀?他跑了。”

“我是問您的車牌號!!!”接電話的女交警說。

“哦,我的呀!”女交警正要記錄,但小妞兒竟然說,“稍等,讓老子……讓我看看……”

女交警幾乎要噴了。

但是,這妞兒卻很認真地跑到自己車尾巴後面,盯著車牌一字一句的念了一遍,搞得接電話的女交警都有點崩潰。

最後,交警說這就過來,女孩兒就在路邊的大樹下等著。易軍一看這情况,乾脆也別追了,不如直接等交警把高富帥給抓住。到時候,撞車加砸車的賬一塊兒算。

取出兩本雜誌鋪在路沿石上,易軍坐下去,又在旁邊一本雜誌上拍了拍,示意這女孩子也坐下來。女孩兒二話沒說就坐了下去,只不過兩隻膝蓋並得緊緊的,裙角兒也好好蓋住,生怕路邊的人看到什麼不該看的。

坐下之後,這妞兒就拿著手機,玩兒起了一款著名的腦殘遊戲“憤怒的老鳥兒”。甚至,從自己的小包兒裡面摸摸索索的掏出了一個心形的棒棒糖!

於是,一隻手玩遊戲,一隻手拿著棒棒糖。等遊戲緊張點的時候,馬上會雙手抓著手機,棒棒糖自然就含在了嘴裡。過了一會兒,似乎忽然意識到“吃獨食”是不禮貌的,馬上又從包兒裏掏出一根棒棒糖,問易軍吃不吃。

這小妞兒沒心沒肺啊,哪像是剛被撞了車的人?!

易軍當然不吃這玩意兒,也沒心思跟這個小美女搭訕,他要考慮的是怎麼跟嵐姐交代。嵐姐有點錢,但也只算是個小資,稱不上大富大貴。而且嵐姐掙錢不容易,那是一個獨身女人在地下世界裏一分一毛刨出來的。

“姐,出了點事兒……”易軍很尷尬的說,“你那車被砸了,昨天那小子砸的。對不起了姐,這事兒怨我……”

電話那邊的秦嵐愣了愣,幾秒鐘後怒道:“那小子吃了豹子膽了?!王八蛋,給臉不要臉的東西!”

看樣子,秦嵐似乎把怒氣都撒在了高富帥的身上,對易軍倒是比較寬容。不過事情終究因自己而起,易軍也覺得很內疚。倒是秦嵐咕噥了一句:“冤有頭債有主,你一個大男人家的發什麼愁!別讓姐瞧不起你……你在那裡等著,我這就去!”

秦嵐是個直腸子,有啥說啥,刀子嘴豆腐心。所以,連這個圈子裏的小姐們都喜歡跟著她混生活。攤上這樣一個大姐,算是她們的福分。是個人就有過去,或許幸福或許辛酸,但那不至於影響易軍對這個人的評估。

好人就是好人,不管她曾經或現在從事的職業是高尚還是卑微。

“哎,又輸了!”雪佛蘭女孩關掉了手機遊戲,也聽到了易軍剛才打電話的內容,於是眨了眨眼睛問,“那你認識那個肇事逃跑的?剛才電話說砸你這車的,不會就是那個開車逃跑的吧?”

咦?易軍瞧了瞧這小妞兒,感情她只是有點乖僻,但並不傻,能準確聯系到事情的前因後果。

“嗯,就是他。”

“那孫子叫什麼?”

“呃……”易軍忽然意識到,自己連那高富帥叫什麼都不知道。但是想想也無所謂,指了指路邊的監視器說:“管他叫什麼呢,反正這監視器肯定都拍下來了,能抓到他就行。”

女孩點了點頭。

不一會兒,一輛警車開了過來。幾個交警現場折騰了一會兒,又仔細問了問易軍和那雪佛蘭女孩。易軍的車被砸是治安案件,基本上和這起交通事故無關,所以詢問那女孩的時間比較長。而且易軍覺得,這幾個交警似乎有點糊弄人。

而隨後的變化,讓易軍和那個女孩都感到心煩了。因為幾個交警糊弄了一陣子之後,跟交警隊聯系了一下,竟然說監視器出故障了,剛才的鏡頭沒有錄製下來!

王八蛋!肯定是高富帥家裡的人做手脚了吧?!

這時候,秦嵐也打了輛車到了現場。聽易軍把情况一說,這個直腸子的女人也火大了,當即對交警發飆。“你們是幹什麼吃的?關鍵時候就說鏡頭壞了?罰款的時候怎麼不說鏡頭壞了!”

其實她的車被砸是治安案件,和交警的關係不大。但是秦嵐就是看不起這種不作為的態度,而且她也是個有話直說的女人。

一個交警摘下墨鏡,上下打量了一下秦嵐,說:“小姐,注意你的態度,不要干擾我們警方辦案。”

這算是什麼狗屁態度!秦嵐越發火大了。

而就在嵐姐將暴怒的時候,又有一輛警車開了過來,停在了街對面。車窗玻璃落下,露出了高富帥那可憎的嘴臉。

他竟然在警車上逍遙!

頓時,易軍和秦嵐都意識到了其中的貓膩。

而這高富帥此時以這種態度出現,純粹是來活活氣人的。

高富帥乘坐的那輛警車再次啟動,張揚霸道的離開,只留下高富帥一串得意的大笑。

第4章美女遭辱

高富帥和交警的關係這麼密切,也就別指望交警做什麼了。

而那個狂野的雪佛蘭女孩兒顯然也咽不下這口氣,“草,老子就知道警詧沒指望!喂,要是找到了那孫子,到時候你給老子作證!”

後面一句,顯然是跟易軍說的。

易軍點了點頭,於是那小美女就給他要了電話號碼,同時也把自己的電話給了易軍。這妞兒個性狂野,名字倒清秀——唐青青。

唐青青恨恨的打開了自己的車門,終於將雪佛蘭開到了路上,車頭也被撞出了一個大坑。易軍撇了撇嘴,“不保護現場?”

“保護個毛哇,你沒見那些交警的德行!”唐青青彪呼呼的咕噥了一句,踩了油門兒就跑了。

……

隨後,嵐姐就一肚子火氣的上了那輛破爛不堪的賓士。好好一輛車砸成了這樣,坐上去都顯得寒磣。易軍帶著她去修車,嵐姐一路上臉色鐵青。

“姐,回頭我逮住那小子,讓他賠給你一輛新的。”

“錢倒在其次,關鍵是太氣人。這小子也太囂張跋扈了,你瞧他在警車裏那副得意的德行。”嵐姐恨恨地咬了咬貝齒,“他昨天不是說七哥也要給他老爹幾分面子嗎?那麼七哥應該是認識他的。一會兒我去問問七哥,看他怎麼說。找警詧沒用了,那就讓七哥幫著出頭。”

七哥,江寧市金灣區的大混子,也是混亂KTV的幕後老闆,在社會上關係很廣,三教九流多少都給他面子。

兩人沒去混亂KTV,而是打車直奔市郊一處茶社。這處茶社也是七哥的生意,而且七哥喜歡在這裡打發時間。

七哥的生意做得大,這座茶社一看就價值不菲。只不過還是他那一貫大膽的老經營套路,這裡頭明為茶社,實際上就是一個賭場。一樓打著賣茶的幌子,二樓、三樓都是賭桌。而且來這裡打牌的都是有些身份的傢伙,出手闊綽,所以這茶社的進項也很大。

大家來這裡玩兒,一是因為七哥的面子大,哪怕被警方抓賭了,七哥總能二十四小時之內把人撈出來。沒有這點本事就別開場子,客人也不敢來。至於另外一個原因,是這裡的經營特色依舊保持了七哥那大膽的作風,比較“開放”。這裡面的服務生一個個如花似玉,甚至有些小休息室裡頭還時常傳出激情洋溢的“啪啪啪”聲。

一樓是真正喝茶的地方,而且有七哥給自己專門留下的房間。嵐姐輕輕推門進去,一個微微發福的中年男人耷拉著雙眼,靜靜的倚在一張舒適的根雕座椅上,腦袋向後稍稍仰過去。

面前,一個清纯如水的女孩子手法娴熟的沏茶、倒茶。

身後,一個入骨的年輕女人指法靈活地在他肩膀上揉捏放鬆。

混社會的,到頭來還不是就是奔著個享受。哪怕七哥這樣拿著板刀在街頭起家的大混子,到了這個年紀也會附庸一把風雅,享受一遍人生。

看到嵐姐來了,七哥那耷拉著的眼皮也睜開了。至於身後那個捏肩的風情女人,則似乎對嵐姐有些小小的敵意。她的身份和嵐姐類似,是這家茶社的經理,說到底也是給七哥打點生意的。只不過嵐姐相對獨立一些,不從七哥手裡領薪水,所以地位倒比她超然一些。

“坐吧。”七哥讓沏茶的靚女給嵐姐上了份茶盅,卻沒管易軍這個不起眼的小弟。“你電話上說的那個年輕人叫高威,恒泰房地產公司的少公子。恒泰房地產的老闆——也就是高威的老爹高龍生和我有點交情,他和警察局張副局還是拜把子兄弟。據說,張副局還是高威的乾爹。所以阿嵐你也退一步,別把事兒催太緊了。”

難怪!交警隊是警察局的下屬機構,而且張副局長在提拔之前就是交警支隊的支隊長,那些交警定然是幫著高威的。

而且嵐姐也聽說過恒泰房地產公司,算是一個不小的房地產企業,其老闆高龍生算是個半黑半白的人物。一邊在名流圈子裏厮混,一邊和地下的大混子們勾結。

“那麼,七哥覺得該怎麼處理這件事?”嵐姐問。

“擺一桌和事酒,這件事就算是了結了吧。”七哥不鹹不淡的說,“至於你那輛車,該多少讓他賠多少不就得了?高龍生不缺這點錢。晚上在深海至尊飯店吃頓飯。”

本指望著七哥幫著出頭,好好整治一下高威。但是現在看來,這個想法是沒戲了。七哥是混社會的,不會因為這種事過於開罪朋友。而且高威的乾爹還是市警察局領導,混社會的人,一般都儘量不和公安系統的人產生不必要的糾葛。

但七哥好歹表示要給出頭了,也算是給了嵐姐幾分面子,至少拿回賠車的錢。嵐姐笑了笑說“這事兒麻煩七哥費心了”,就款款起身離開。但易軍有點煩,因為他瞧不起七哥這樣的。再怎麼說,嵐姐現在也是在七哥場子裏混的。嵐姐的車被人砸了,七哥只是調和一下,連針對高威的一句硬話都沒說。這樣做老大的,會讓下頭人寒心。

所以在離開的時候,易軍歎了口氣,緊隨嵐姐而去。

而背後,七哥顯然聽到了這聲含著不滿意的歎息聲。臉部的橫肉輕微一顫,輕輕睜開了眼睛,但易軍已經走出了房門。

七哥背後的那個風情女人則唯恐天下不亂地冷哼一聲:“什麼東西!秦嵐帶著的這個小弟,真不懂規矩。”

七哥雖然對易軍有點惱火,但並沒有被風情女的話激怒,只是冷聲說:“現在這些後輩越來越沒管教了……要是換我年輕氣盛的時候,上去就是兩個嘴巴子。人過四十了,就不迷糊嘍……對了,這句話是不是這麼說的?”

“那叫‘四十不惑’。”風情女嫵媚發嗲地笑道,“不過七哥您還真不惑了,人家這兩天給您多少次‘暗示’了,您都不搭理。”

七哥哈哈一樂,在風情女的手上捏了一把,“小浪蹄子,你那還叫‘暗示’?都恨不能把裙子撩起來躺地上了!幸虧老子這地板都是防滑的,不然你能被自己兩腿間流出的水給滑到嘍……”

“討厭……”

易軍並未走遠,七哥和風情女的浪言浪語聽了個清清楚楚。這些都沒什麼,但是七哥剛才那句“上去就是兩個嘴巴子”,倒讓易軍有些暗恨——不就是個混子嗎,吊什麼吊!

嵐姐也聽到了這句話,並且看到了易軍的臉色猛然一沉。怕易軍在這裡鬧事,當即拉了拉他的胳膊,“走,陪姐去買點兒東西。”

當天晚上,嵐姐就直奔了深海至尊酒店。七哥在二樓定了一桌奢華包廂,但是人還没到。自以為是大人物的,總會來得晚一些。

而擔心易軍跟著上去會惹事,嵐姐千萬叮囑易軍:在下麵好好等著。

“我聽姐的。”易軍笑了笑。雖然不屑七哥的做派,但易軍也並不想把事情繼續搞複雜。他不在乎什麼,但嵐姐還要在這裡混。

嵐姐獨自上去,一推門就看到了高威抱著林雅詩的臉在啃,一雙爪子也不老實。甚至看到嵐姐來了,這貨還毫不在意。倒是林雅詩覺得有些不自在,稍微紅著臉輕輕推開了他。

上次高威被易軍踢了,臉面大失,而且林雅詩就在身邊。高威之所以帶著林雅詩來,就是要讓林雅詩看到,自己能把場子找回來。

嵐姐沒理他,抱著雙臂坐在了對面,腦袋轉向了一邊。

而高威則邪邪的笑問:“呀呵,一個人兒來了?你包養的那個小子呢,不敢來?”

嵐姐白了他一眼,沒跟他爭口舌之利。

不一會兒,七哥也來了,坐在了兩人的中間。高威笑眯眯的喊了聲“七叔”,打了個招呼,七哥也滿意的點了點頭。話沒兩句,高威就直入主題:“七叔,我的人把她的車砸了不假,但我那些小弟被打了怎麼辦?”

“你要是不砸車,易軍會打你的那些人?!”嵐姐一怒。

“那易軍要不是先踢了我,我會讓人去砸車?”

“那是你先罵我,找踢!”

“罵一句就動手?好,你現在罵我一句,讓我踢你一脚怎麼樣?”高威近乎無賴的說。

七哥手指輕輕叩擊案頭,“爭這些都沒用,趕緊把事兒處理了。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鬧這麼掰做什麼。小威,說到底還是你惹出來的事兒,就賠給阿嵐一輛車,你也不缺那幾個錢。”

“賠車?行,不就是七八十萬的玩意兒。不過,”高威看著嵐姐,冷冷笑道,“我那八個小弟被打了,每個人二十萬的醫療費。”

八個人,一百六十萬!

戳了,車錢要不回來,反倒要搭進去近百萬。嵐姐的臉色不好看,七哥也不爽,這根本就不是來談和的,也是不給七哥面子。

“不給錢也行,讓警察局的人把你包養的小白臉兒抓進去,關到狗籠子裡面玩兒幾天,反正我那幾個兄弟是被打傷了。”高威不屑的笑著,點了根軟中華,一雙腳都翹在了桌子上。“不信?”

說著,高威也不顧七哥的臉色多差,直接撥通了一個電話——打給他乾爹張副局長的。電話撥通後說了兩句,高威就把手機給了七哥。七哥是混子,絕不敢得罪警察局領導,所以態度也相當恭敬。但是,臉色卻越來越顯得為難。

“好好好,我這就跟手底下的人說一說。這點小事兒還麻煩張局費心,實在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掛了電話,七哥態度大變,當即說:“這樣吧,車不賠了,不過你那養傷費也別要了,小威你算是給我個面子。”

“差著好幾十萬呢!”高威咬牙切齒的笑著,“扯平了也行,讓那易軍過來,給我跪下來磕三個響頭。要不然的話,我還真讓警察局的人把他抓定了!”

嵐姐知道,讓易軍磕頭沒希望。但是,高威似乎非要弄到底。真要是把易軍抓起來,那怎麼辦?警察局的人如狼似虎,別指望跟他們講道理。嵐姐並非太有錢,但為了易軍不被抓走,還是忍痛捨棄了賓士車的賠償。這個女人,古道熱腸勝過鬚眉。

嵐姐恨恨地咬了咬牙,豁出去那輛車被白砸了,起身端起酒杯。“好,錢的事情扯平。至於我的兄弟得罪了你,我替他給你賠不是!”

說罷,二兩半的高腳杯裏滿滿的白酒,抬起頭一飲而盡!

要是在地下社會尋常糾紛的處理上,一個女人做到這一步也就到位了,對方也基本上見好就收。再怎麼說,嵐姐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而且事情明擺著,這事兒怪高威,而嵐姐是吃了虧的。人憑一口氣,佛憑一炷香,都該知道適度的進退。

但是,高威卻沒有收手。同樣端著酒杯站起來,冷笑:“你替他賠不是?你特媽算老幾!行,你既然願意强出頭,那小爺就開恩一回——咽了我這一杯,算是扯平。”

嵐姐還以為要自己再喝一杯,剛剛把手伸出来,但高威將杯中的酒猛然潑在嵐姐的脸上。

“你……”嵐姐要發飆了!

但七哥卻一拍桌子,悶聲說:“阿嵐,這事兒到這裡就行了!你要是不想讓那個易軍蹲警察局,就退一步!”

語氣很硬,不容反駁。七哥是個混子,不敢得罪警察局領導,甚至巴不得去巴結人家。此時他也擔心,跟著自己的混的嵐姐萬一把事情鬧大了,最終會不可收拾。

“易軍蹲警察局”這幾個字,讓暴怒中的嵐姐稍稍清醒了一點。而高威看嵐姐沒反應,摟著林雅詩哈哈大笑,起身離開了包廂兒。

第5章承諾都算數

嵐姐有點發愣的站在那裡,酒水自頭髮上滴落滿面。當清醒過來的時候,才發現七哥也已經走了,偌大的包廂兒裏只剩下了她自己。

步子有點沉重,慢慢離開了包廂兒,也沒理會飯店裏路人的詫異眼光。一個混地下世界的單身女人,難喲。嵐姐雖然看似風光,但她的能量來自於七哥。或許她能再投靠別的大哥,但那些人恐怕也會和七哥一樣。幹七哥這一行的,只要不是生死衝突,誰會跟警察局領導對著幹?

而且,要是因為這件事就把易軍弄到警察局,那才叫一個不值。人家在警察局裏有人,易軍要是進去了,還不被那些傢伙折騰死呀!

嵐姐和易軍的交情還算不上生死與共,但她看得上這小夥子,也喜歡這個年輕人。另外更重要的一點,她心慈。

所以,儘管是被高威這個年輕後輩如此侮辱,嵐姐也咬牙認了。

當走出飯店大門的時候,易軍還好好在那裡等著。剛才易軍看到高威得意洋洋的摟著林雅詩離開,易軍就猜測到,可能嵐姐的車夠嗆能賠。但是萬萬沒想到,嵐姐現在竟然是這樣落魄的樣子。

“怎麼了姐?”

嵐姐擦了擦臉上的酒漬,强做出一絲笑容:“沒事兒了,咱回去。”

“我問你臉上是怎麼了!”易軍有些怒吼的味道。

嵐姐咬了咬嘴唇,又輕輕拍了拍易軍的後背,“是姐不小心,酒灑了……走吧。”

易軍不傻,當然明白了一切,憤然轉頭,看了看高威剛才離開的方向,一句粗口兒自牙縫兒裏擠了出來:“馬勒戈壁的,找死!”

嵐姐看得出,易軍這是動了大肝火。她瞭解易軍的性格,知道要是控制不住的話,這傢伙會非常的手狠。前幾天,易軍還幫她悄悄處理過一個小麻煩,真的手狠。聯想到高威威脅要把易軍抓起來,嵐姐忍不住有些擔心——這是要死磕啊。

但是,嵐姐又不能把高威的那種威脅告訴易軍。她知道易軍的脾氣,你越是嚇唬他,他肯定就越來勁。到時候,事情可能會更加的沒法收拾。

易軍這股子倔强勁兒對於女人有種摧枯拉朽的吸引力,但也不可否認在某些時候會讓人很頭疼。

“走!”嵐姐拉著他的胳膊,就要向路邊走。這家飯店距離嵐姐的住處不是很遠,而且自己的車也被砸了,兩人是走著來的。如今,她想著回去洗個熱水澡,沖一沖今天的晦氣……和屈辱。當然她拉著易軍,也是擔心易軍暴怒之下會做出什麼不理智的舉動。那個高威有警察局背景,招惹不得。

易軍咬了咬牙,出奇的冷靜。這種近乎毫無表情的態度,反倒讓嵐姐心中更加沒底。一直走了五分鐘路程,易軍都一言不發。一片迷亂的霓虹燈下,他顯得和全世界都格格不入。一身黑衣的嵐姐,此時也只是抱起雙臂默默的走著,於夏夜之中顯出一絲清冷。

良久,嵐姐這才說:“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你別犯渾。”

“不習慣被小人欺壓在頭上。”易軍冷笑。看得出,易軍並不會咽下這口氣。“而且,這不長眼的貨對我如何還好說,關鍵是他不該動你。”

嵐姐忽然停住脚步,凝視著易軍:“姐再說一遍——到此為止!你給我保證,絕不對那個高威動手!”

易軍一愣,不知道嵐姐其實是在為他而擔心,還以為是她遇到大事而怕了。不想讓這個女人如此擔憂,於是易軍臉上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意:“你知道的,我什麼事都聽你的。”

那就好!嵐姐輕輕鬆了口氣,語重心長:“人這輩子,少不得磕磕碰碰。忍一口氣不丟人,只要你認定了早晚能一巴掌扇回去——姐也相信你有這個本事,遲早的事。”

易军一只手抄著兜,另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以難看的姿势捏住一根红塔山,默不作聲。

嵐姐不確定是否真的說服了他,於是繼續說:“朝前看,看遠點,這才是真男人——一個配讓我秦嵐看得起的男人。你在下頭混,就得有身在下位的自覺。等你到了七哥那個層次,至少能讓大多數人怕你;等一個人到了更高的層次,甚至可以踐踏人間法律。所以,要忍。給你一個艱苦奮鬥的十年,姐相信你能得到一個燈紅酒綠的金灣。”

“十年?僅僅是這小小的金灣區?”易軍看了看周邊繁華的街道,邪乎乎的笑了笑。

“德行,說你咳嗽你還喘上了!”嵐姐說了不少,情緒也好了點,笑駡了一句,伸出了如玉的五根手指,“不把這金灣放在眼裡?你知道身為金灣區地下世界的老大,七哥的身價多少?五千萬,這是個最保守的數目!”

“好傢伙,姐你別拿這麼大的數目嚇唬我。在我看來,你都算是個大富婆了。”易軍玩味兒的笑了笑。

“我?我也就是强撐門面。除了那房子、那車,你以為我能剩多少。說難聽了就是個媽咪,在丫頭們的大腿上刨食,能掙幾個大子兒!”嵐姐沒好氣的說。

“得了,篇幅有限,還指望你能包養個小白臉兒呢,看樣子沒戲了。”

“滾!哈哈哈哈!”嵐姐剛罵了句,結果又笑了。笑得不完全是歡暢,而且要把那胸中的鬱悶揮灑出來。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嵐姐所住的那個社區。易軍抬頭看了看三十層的那座複式房,黑燈瞎火。“一個人兒害怕不?”

小小的玩笑,有點含蓄。

“熊樣兒!姐可記著你那句話呢——等你能把我抱到黃金屋、水晶床上!”嵐姐笑著在他胸口拍了下,幫他扯了扯廉價襯衫的衣領,忽然又把笑意收斂了一點,“你也記住姐剛才的那句話:別對高威動手,咱好鞋不踩臭狗屎。嗯,男人下床之後的承諾,都算數。”易軍笑著在嵐姐那手上抓了一把,滑膩溫存,“走了,晚安。”這貨灑脫的轉身,背對著嵐姐揮了揮手,頭也不回。

“就知道是有賊心沒賊膽兒的!”看到易軍已經遠去的背影,嵐姐低聲咕噥了一句,隨即也抬頭看了看自己那黑燈瞎火的家,淡淡的笑了。

要是個不經世事的女孩子,或許最喜歡那種為了自己而沖冠一怒不計後果的小青年。但是嵐姐這樣的成熟滄桑女人,才懂的從另一個方面考慮問題:能讓易軍這樣的硬漢為了自己而忍氣制怒,是何等的難得。這至少說明,易軍很在乎她,以及她的所有想法。

回到家中,光潔如玉的嵐姐躺在舒適的浴池之中,深深的歎了口氣。一隻白皙的手在自己的嬌嫩身體上輕輕拂拭,落在玉峰的時候不自覺的輕輕用了點力氣。腦海中,沒來由的全是易軍的身影。

受到傷害的女人在無人處舐傷口的時候,才最深刻体會到一个男人的重要,無論她在外面顯得何等的堅强或獨立。

圖文文學家庭亂倫成人文學真實生活

我的目標不只是舅媽而已……當然還有同屋簷下的兩個表妹,兩個更青春的肉體等著我

圖文文學學生校園成人文學經驗故事

女朋友說:「唉,昨天才去過,不好吧?」

0 條回覆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ajax-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