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小音雙雙失業,四十歲的人了

企業破產,我和老婆小音雙雙失業,四十歲的人了,再就業真是很難的,靠那點破產安置費,已是坐吃山空,小音變得越來越煩躁。

一天,不知為什麼事和在我們樓上租住的歌廳小姐吵了起來,小音罵她們:

「賣屄的!」她們反唇相譏:「賣屄怎麼了?照樣過得滋潤,像你個窮酸婆,想賣屄都沒人要!」吵完架,小音回到家裡就向我大發脾氣:「你個沒用的男人,連老婆都養不起,再掙不到錢,我也去賣屄了!」我不想和她吵架,只得躲出去了。

我在街上漫無目的地閒逛,聽到有人叫我,定神一看,眼前站著一個穿著時尚的女人,我看著她有點發楞。

「怎麼,連我都不認識啦?」她笑著摘下太陽鏡。

「麗麗!原來是你呀!」我認出了她。

她是我剛進廠時一個車間的同事,我們曾有過一段時間的熱戀,並且,她還為我打過一次胎,後來不知什麼原因她突然辭職了,連我都不知她去了哪裡,我們廠的人去深圳出差,說在那的歌廳好像見過她。

她拉我進了路旁的一個茶樓,服務小姐都向她鞠躬:「老闆好。」我莫名其妙地跟著她進了一間裝潢典雅的雅間,茶藝小姐泡好茶離開了,我們聊起各自的事情。

原來,她和一個同學一起在深圳的歌廳當了幾年坐台小姐,並且周旋於幾個有錢男人之間,頗掙了一些錢。前兩年,她看見我們這個北方城市也興起了茶藝館,就回來開了這個茶樓。

我把我的情況也告訴了她,當她聽了我老婆剛才和我吵架說的話,她笑了:

「自古笑貧不笑娼,當今社會是金錢至上,沒錢當然被人瞧不起啦!」接著她問我:「想不想掙點錢?」「當然想啦,可沒門路呀!」我無奈地笑了笑。

「那你把我這個茶樓接下來做吧,我要結婚了,準備去國外定居,正想轉讓呢!」「可我沒資金呀!」

「資金是小事,既然咱們有過一段感情,茶樓你可以先接下來幹著,我明年回來你再給我轉讓費就行。不過……」她欲言又止。

「有什麼問題嗎?」我不解地問。

「好吧,我把其中的奧秘告訴你。」

原來,現在的茶藝館滿街都是,僅靠店面經營賺不到多少錢,她主要是靠賣給單位防暑降溫茶和招待茶賺錢,當然,要想攬到這樣的生意就要陪這些單位的領導上床。

聽了她的話,我沉默了。

「好了,現在不說這事了,你考慮考慮再定。」說著,她坐到我身邊摟住了我:「十幾年不見了,不想和我親熱親熱?」有女人投懷送抱,沒幾個男人不動心的,我也摟著她親吻起來。十幾年前的激情重新點燃了,我們迫不及待地脫光衣服,兩個赤裸的身體糾纏在一起,隨著我瘋狂的抽插,她陰道開始了有節奏的收縮,我的雞巴被緊緊地夾裹著在她的陰道深處噴射了。

小音看我回來,又開始喋喋不休的埋怨我掙不來錢,我一直沉默不語,心裡翻來覆去的思考那件事。晚上在床上,我決定先試探她一下。

「小音,你還記得麗麗嗎?」

「哪個?哦,就是以前和你搞的哪個呀!」

「對,我今天見她了。她現在可是個大富婆啦!」接著,我把麗麗經營茶樓的事說給她聽。

「有什麼了不起?說到底還不是在賣屄呀?我要是也幹她那行,比她要強得多。」小音不屑地撇了撇嘴。

「當然啦,憑你的臉盤、身段肯定比她強。你是不是也想幹啦?」我試探地問。

「哼,反正現在也快窮得吃不上飯,你沒本事養老婆,就別怕當王八了。」「我不是早就當了王八了嗎?你和你們車間老李的事別以為我不知道。」「烏鴉落在豬身上,誰也別說誰黑,你和那個騷貨電工小王的姦情我也早知道。」「好了,別吵了,誰讓咱們是一對騷夫浪妻呀,現在說點正事吧!」我把麗麗轉讓茶樓的事說了出來。

「好呀,我們接,我們接。老公,你受點委屈,我們幹上幾年,掙夠了錢,就安安生生的過我們自己的好日子。」小音神情興奮地說。

第二天,我和小音去了茶樓,和麗麗很快就談好了交接事宜,麗麗給了我一疊茶葉供應商的名片,讓我先去茶葉市場轉轉,熟悉一下茶葉品種,瞭解一下行情,將來我負責店面和進貨,她要帶著小音去拜訪她過去的老客戶,先接上頭,將來負責防暑茶和招待茶的銷售。

三天後,我們正式接手茶樓的經營。

一個週末的下午快5點了,政府辦公廳接待處的李處長給小音打來電話,說是需要幾斤極品龍井茶,讓她馬上送過去。我去庫房取來五盒包裝精美的極品龍井茶,小音開好了發票,我一看,嚇了一跳:我們的進貨價是三百元一盒,小音開的是三千元一盒!

「太高了吧?」我問。

「反正他們花的是公家的錢,才不在乎這個呢!」她說著帶著茶打車走了。

小音來到李處長辦公室,李處長叫人來把茶收下,並開來一張一萬五千元的支票交給小音。

「謝謝李處長。」小音高興地說。

「你怎麼謝我呀?」

「我給你回扣吧!」

「我可不稀罕那點錢。」

「那你……?」小音知道他想幹什麼,故意裝糊塗。

「從來佳茗似佳人,我是既要佳茗也要佳人呀!」李處長淫邪地笑著反鎖了辦公室的門,摟過小音進了辦公室裡邊的小屋。

他把小音放倒在床上,脫光了小音的衣服,自己也脫得精光,淫蕩的目光在小音的身上上下掃動,而後蹲在床邊玩弄小音的奶子,又把小音的雙腿大大的分開,扒開陰唇仔細地欣賞著,手指探進陰道裡摳索。

「絕妙好屄呀!大唇肥厚,小唇豐潤,陰道深淺適中,型似竹筒,十大名屄之一也,難得,難得呀!」處長果然是此中高手,屄未肏而先品評。

讚歎著,他俯頭吐舌在小音的屄上掃動勾挑:「哈,微微的鹹,淡淡的臊,這才是原汁原味,一洗可就索然無味了!」小音哪裡經歷過這樣淫騷的調情,只覺得全身躁熱、淫慾高漲,被舔得情不自禁地哼叫著、扭動著。

處長站起來,把小音的雙腿扛在肩上,將雞巴頭頂在張開的屄眼上慢慢的、一點一點的插進,「竹筒屄就是要這樣的插進才能體驗陰道被雞巴插進而慢慢撐開的美妙感覺。」處長插插停停,終於插到底了,接著就慢慢的抽出又慢慢的插進,時而左插,時而右插,時而旋轉著插。

「啊……啊……處長大哥,你好會肏!我要!我要你快快的、狠狠的肏!」小音的屁股聳動著迎合雞巴的抽插。

「好,火候到了,我要發起猛攻了。」處長稍稍蹲下身體,快速地大抽大插起來。

身體的撞擊聲,小音的浪叫聲交響著……突然小音大叫:「我不行了!」處長停止抽插,趴在小音身上不動了。

「小騷屄,你高潮了,你的陰道在收縮,我的雞巴被你的淫水浸泡著,被你的陰道勒裹著,美呀,美呀!」小音陰道的收縮平復了,處長抽出了雞巴,讓小音翻過身趴在床邊,翹起屁股,他在後面插了進去,開始了第二輪進攻。

「啊,白白的屁股在搖擺,大大的奶子在晃動,這就是乳波臀浪呀!」處長抓住小音晃動的大奶子,加大了抽插的力度……當小音的陰道再次收縮時,處長大叫一聲,雞巴在小音的陰道深處跳動著噴射了。

小音回到家已是晚上9點多了,她說處長請她吃過飯了。我問她:「是不是和處長肏了?」她說:「不讓人家肏,憑什麼五斤茶就賺一萬多塊呀!」是呀,我這個王八當得值。

小音的業務開展得很順利,客戶也越來越多,經常有什麼集團的總裁啦、公司的總經理啦給她打電話,每次送去茶葉就帶回一張支票。

她在茶樓的時間越來越少,但我們帳戶上的存款卻不斷地增加。轉眼到了5月,小音顯得更忙了,因為這正是往單位推銷防暑降溫茶的好季節。

一天,她回到家說:「老公,有件事要和你商量。」「什麼事?」我問。

「今天我去見電力集團的總裁,他們系統有上萬職工,每年最少要發降溫茶一萬斤,我們二十塊錢進的茶,可以按八十塊錢給他們,一斤賺六十塊,一萬斤就賺六十萬呀!打點有關人員用上十萬塊,我們可以淨賺五十萬。」「哇!太好了,我明天就聯繫貨源。」我高興地說。

「你先別高興,人家有條件。」

「不就是肏屄嘛!你不願意呀?又過癮又掙錢,我看你高興還來不及呢!」「但那個總裁有點特殊愛好,他說他喜歡讓你看著他肏我,說讓人家老公在旁邊看著他肏自己老婆,會令他特別興奮。他要和你一起肏我,還說那玩意叫什麼3P。」「3P?好!夠刺激,我干!」我毫不思慮地馬上就答應了。現在我們有了錢,也買了台電腦,我也學會了上網,經常在網上看換妻啦、3P啦什麼的文章和自拍圖片,我早就想享受享受這種刺激。

「可我總覺得太那個啦!」看來小音還有點心理障礙。

「那有什麼?這可是現今的時尚呢!」說著,我讓她坐在電腦旁,在網上找到個「破戒狼群」的網站,點出換妻等方面的文章。我讀給她聽,她聽得津津有味,還情不自禁地掏出我的雞巴玩了起來。我又找到一個群交的小電影,她看著看著呼吸急促起來,我們就邊看邊肏起來。

第二天下午,我們坐著那個總裁的車來到溫泉賓館。他帶我們進了一個大套房,稍事休息,他提出我們三人一起先洗個衝浪浴,並且很快就自己脫了衣服。

我和小音對視一眼,小音似乎有點不好意思,我過去給她脫衣服:「放開點嘛,這才是前衛的享受呢!」「好,老弟,性情中人,哈哈!」總裁很高興的說。

三人脫清光後,我們泡進了衝浪池,總裁在水中摟著我老婆摸奶摳屄,百般嬉戲,小音也漸漸放開,抓起我們的雞巴玩弄著,還壞壞的笑著用手給我們的雞巴量長短、比大小。

玩了一會兒,我們回到客廳,「來,我們喝點酒助性。」總裁從小冰箱裡拿出一瓶紅酒,我起身去拿酒杯,被總裁攔住:「我們有純天然的酒杯。」說著向小音努努嘴。

我不解其意,他示意我坐在小音左邊,他則坐在小音的右邊,開啟酒瓶,讓小音含進一口酒,他把嘴湊上小音的嘴,小音邊跟他親嘴,邊把酒吐在他嘴裡。

就這樣,我們喝了幾口,他又讓小音躺到茶几上,高抬雙腿大張,他分開小音的陰唇,把酒瓶插進陰道裡倒了一些酒,而後,他把嘴按在小音的屄上吸著。

我們兩人輪換著從小音的屄裡吸酒喝,一會兒就喝下了大半瓶。

他把剩下的酒倒在小音身上,我和他就舔了起來,小音的身體在我們的舌尖下扭動,發出浪浪的哼叫:「總裁,你好會玩女人。」「舒服嗎?」總裁問。

「舒服,我全身都癢了。」小音浪兮兮的說。

「這裡癢不癢?」總裁的手指插進了小音的陰道。

「你好壞,癢死了,癢死了。」小音緊閉雙腿,夾住他的手。

「哈哈,小浪屄兒,我們給你解解癢。」總裁分開小音的腿,手支撐在她的肩上,雞巴插進她的屄裡。

親眼看著別人的雞巴插進自己老婆的屄裡,我這時才真正體驗到了文章中寫的那種換妻的刺激。

「老公,他的雞巴好長,頂到人家子宮啦,啊……啊……」在老公面前被別的男人肏,小音也感到好興奮。

「老弟,你老婆真是個天生尤物,她的屄可是少見的妙器呢!」總裁一邊抽插,一邊用手捋著小音的屄毛玩。

「那當然,你就好好肏她的竹筒屄吧!」我和他說著話,但眼睛始終盯著雞巴在屄裡的抽插。

「竹筒屄,果然是妙器。老弟,讓你在一旁看著我肏你老婆,也是妙事呀!

哈哈哈……」說著,他加快了抽插速度,一時間,總裁那根雞巴就在我老婆的屄裡出出入入地快速肏起來,把她陰部撞得「啪啪」直響。

我從來沒試過在這麼近的距離看著另一個男人把雞巴在老婆的屄裡抽插,興奮得幾乎要射出來了,眼前只見老婆的屄給總裁的雞巴撐得滿滿的,連兩片小陰唇都給肏得翻開了,總裁每次還抽到露出半個雞巴頭才再朝小音的屄裡狠狠肏回去,撞得她騷浪地「呦」叫一聲。

「啊……老公,他肏得我好爽!」小音大聲淫叫。

「老弟,換你來肏你的騷老婆。」總裁抽送了十多分鐘後拔出雞巴,上面沾滿了我老婆白花花的騷水,滴滴答答的從龜頭上滴下。

小音翻身從茶几上下來,跪在沙發上翹起屁股,我站在後面插進去,總裁把濕漉漉的雞巴插進小音的嘴裡。

看著小音熟練地舔啜吞吐著總裁的雞巴,我越肏越有力。肏著肏著,我突然想到一個更刺激的玩法,於是抽出雞巴,從小音後面端著她一雙腿彎把她抱了起來,就像大人把著小孩子撒尿一樣,以這樣的姿勢將老婆的陰部湊到總裁面前。

小音的屄口大張對著總裁的雞巴,總裁會意地站在她面前,小音靠前雙手摟著他的脖子,他托著小音的屁股把雞巴頭對準陰道口,挪了挪下體隨即往前用勁一挺,他的雞巴眨眼間便全根插進了屄裡。

小音的大奶子緊貼著總裁的胸上下聳動,總裁的雞巴在她屄裡進進出出,我從後面湊合著總裁抽送的節奏把老婆的陰部向他一推一收,讓他可以肏得更深更省力。果然不出所料,總裁不一會就把我老婆肏到高潮了,她摟著總裁不停地顫著、浪叫著,洩出的淫水把總裁的陰囊沾濕得好像剛從水裡撈上來一般。

我們換著各種花樣輪流肏著小音,由於有我在旁邊助慶,總裁興奮莫名,前後總共肏了我老婆三次,每次都把精液全部注入她陰道深處。最後,小音的屄裡灌滿了我們兩人的精液。

事後,總裁讓他們的行政處長訂購了一萬二千斤防暑茶。總裁也成了我們家的常客,每週我們都要玩幾次瘋狂淫蕩的3P遊戲。最忙的還要屬小音,她幾乎每天都要陪一些單位的老總吃飯、唱歌、洗桑那,肏屄更是免不了的餘慶節目。

當然,我們帳戶上的存款也在快速地增加著。

我勾搭上了茶樓的兩個服務小姐,經常帶她們去賓館開房,小音知道了笑笑說:「算你小子有福,拿老婆賣屄的錢去買比老婆更嫩的屄。」後來,這兩個小姐有時被小音拉上一起上陣,小音的生意當然也越做越火。

圖文文學成人文學生活奇遇都市激情

一出浴室的門我渾身一抖

人妻系列成人文學長篇連載

玉腿蕩妻

ajax-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