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電話

拖著疲倦的身體,陳小明一步一步走回家,他當然想截一部的士,可惜今日是月底了,一般打工仔,這幾天是最淒涼,何況他今日在公司,被他的女上司當著眾人面前把自己臭罵了一頓,如果不是為了找工作太難,他真想動手打她。

想到這裡,又是一肚皮怨氣回到家了,其實也是一間房而已。推開床上的雜物,打算蒙頭大睡,醒來一切也忘記,但剛一睡下,又被床上的硬物弄得整個人彈起,拿開床單一看,原來是個電話,心想,不如打匿名電話,將女上司臭罵一頓,也可稍消心頭之氣。

想到這裡,即刻就去撥電話,電話立即便接通了,對方剛拿起聽筒,陳小明便一 輪三字經,將對方罵個狗血淋頭,看來對方被罵呆了,既不答話、也不收線,陳小明開心之餘,加了句:「你有膽便過來吧!」

這句話剛說完,怪事出現了,他的女波士白妮立刻就出現在眼前,看來她也是剛回家,連衣服也沒有換,她呆呆的看著陳小明,陳小明也給嚇住了,他目瞪口呆的望著女上司白妮,不知如何是好。

白妮也像夢遊般,神智似乎不太清醒。過了一會,陳小明見白妮還沒有回過神來,便大著膽子叫她的名字,她也像在夢裡一般,茫然的看著陳小明。

陳小明心知有異,便大著膽子,叫她脫光衣服。

白妮紅著臉,真的照他吩咐開始脫下衣服。她脫去上衣,露出白色比基尼胸圍,再脫去長裙,下身有一條小得可憐的淺藍色內褲,不要看白妮年近三十,身材也真的保持得頂瓜瓜,一對乳房足有三十六寸,下身透過內褲,可以看到漆黑一團,由此可知她的毛髮是十分茂盛的。

陳小明看得血脈賁張,下體也隆起來了,他也不等她動手,就自己脫光衣服,那根久被壓抑的陽具,也一下子彈了出來。

他吩咐白妮替他口交,她紅著臉、閉上眼,跪在地上,張開塗了玫瑰色紅唇膏的口唇,將他的陽具,慢慢含在口中。

陳小明感到一陣溫暖、潤濕,再加上報復的快感,差點就在她口中噴射,幸好立即收拾住激動的心情,細意享受她的吸吮和輕舐。

想不到這個白妮的口技是這麼出色的,他的陽具在她口內,不斷膨脹,將她的小嘴都塞得滿滿了。他的手也不空閒,他將她的胸圍脫下來,毫不留情的狂捏那兩團堅挺的乳房。她的乳尖是紅色的,在他手中發硬,可知她也已動情。

陳小明要她躺下來,他脫除去她那淺藍色的障礙,一叢黑鬍子便出現在他眼前,伸手一探那微張的小嘴,顯然是已經濕透了。

手指順著那溪流緩緩侵入,白妮也挺起腰肢迎接他的手指,口裡還不時發出陣陣的輕喘和呻吟。陳小明另一支手,則玩弄她那渾圓雪白的臀部,手指在股縫中輕擦。她的分泌和呻吟越來越利害了他眼見她快要忍不住了,便分開她雙腿,將陽具對準她那已濕閏和張開了的洞口,一挺腰便全根進入了。

她那裡雖然已很濕,但仍是很窄,看來她是很少給男人進入的,陳小明一下一下的抽插,她也扭動屁股,迎接他的抽插,兩個赤裸身體互相撞擊,發出「拍……拍……」的聲音。

連續抽動了二十多下,陳小明已到了極限,於是就在她體內噴射了。他雖然已是強弩之末,但仍然再出入了二十多下,才離開她的身體,還將那半軟不硬、沾滿著液體的陽具,伸入她口中,她也不怕污穢,用舌頭替他舐乾。

陳小明躺在床上,看著赤裸的白妮,她仍是一臉茫然,他叫她回去,但她仍是不知所措,陳小明看到電話仍未擱上,忽然明白了,於是將電話放好。

就在他收線的剎那間,白妮也消失了……

第二天回到公司,陳小明心裡有鬼,一見到白妮,便低下頭,而白妮竟仍然若無其事,是在看到他的時候,眼中閃過一種奇怪的眼神。

白妮面上一閃即過的紅雲,之後便像平常一樣,陳小明的心頭大石才放下了,同時明白,原來他的「電話」有一種特別的魔力,看來,他今後艷福不淺了。」

當天晚上,陳小明一放工,立即就趕回家,關上房門,找出公司同事的電話表,看看坐在他對面的那個打字妹瑩瑩的電話,平時這個瑩瑩眼高於頂,對自己正眼也不看眼,今次機會來了。撥通電話,對方一接聽,陳小明對電話筒說:「夠膽你就過來。」

誰知對方罵他一句「神經病」便收線了,陳小明拿著電話筒呆住了,為什麼這次不成功呢?過了一會,難道要先說一輪粗話,才可成功嗎?

於是他再打一次電話,待對方一拿起聽筒,陳小明的三字經便連珠炮發,再說一句。

話剛說完,瑩瑩便已出現在他面前,和上次的白妮一樣,也是一臉茫然。陳小明先吩咐她脫衣服,她也很聽話,先脫上衣,一對嬌小的乳房,竟然沒有胸圍的束縛,粉紅色的兩點,傲然挺在小明的面前,再脫下牛仔褲,裡面是一條通花厘士的粉紅色內褲。

陳小明自己也脫光了,先擁著她狂吻一輪,雙手不停把玩那對大約有三十二寸的乳房,粉紅色的乳尖,已給弄得發硬,陳小明輪流吸吮兩個乳房,那兩點似乎比剛才脹大了,再脫去她的內褲,小腹下面,有稀疏幾條芳草,柔順地覆蓋著那微微賁起的地方。

陳小明一邊玩她的乳房,一邊伸手輕按她的下體,那裡是溫軟而微濕的,芳草遮蓋之中,桃源洞口緊窄非常,甚至連一根手指都放不下。

陳小明心知她可能還是處女,更加興奮了,他的陽具也站了起來,他將瑩瑩按在床上,自己就站在床邊,將陽具放在她面上不斷磨擦,然後吩咐她張口,待她的櫻桃小嘴微張,他的陽具已放了進去,不待她有任何動作,陳小明已在一前一後的抽插著她的小嘴,那裡是溫暖而濕潤的,過了一會,陳小明轉身,用屁股向著她,吩咐她用舌頭來服侍自己。

瑩瑩果然伸出舌頭,輕輕的舔他的股縫,甚至伸入肛門之內,用舌頭舐動,這幾個動作令他異常興奮,想不到一個處女居然肯給自己作這樣的口舌服務,何況是平時看不起自己的女人。

陳小明決定今晚要將她盡量玩弄,舐完肛門,他將瑩瑩按得趴在床上,一個雪白渾圓的屁股,高高翹起,從後面可以看到她的私處是粉紅色的,而股縫正中,那緊窄的洞口,像花蕾似的,非常迷人,今次輪到陳小明用舌頭來舐她的下體和股縫,這動作令她全身抽搐,下體可以見到分泌源源不絕的流出,一滴一滴將那稀疏的芳草都弄濕了。

他不再用舌頭,而用手指輕插入股縫正中那花蕾似的洞口,裡面的肌肉隨即緊緊的將他的手指裹著,他的手指緩緩的推進,壓迫力越來越大,而她也痛得全身繃緊,陳小明另一方面,將陽具捧向她的下體,那裡也是異常緊窄,但由於有足夠的分泌,比起手指來說,進入是順利得多了,不過入到一半,便發覺有障礙,陳小明心中一喜,大力一逼,便已衝破障礙,全根進入,瑩瑩也發出一聲輕呼,同時全身也一顫,陳小明趁機會將手指和陽具同時在兩個洞口進行抽插,她也開始隨著他的出入,聳動著屁股來迎合他的節奏,就這樣雙方配合著,他活動了十多下,便已噴射。

抽出陽具一看,除了精液外,還有一絲絲血跡,手指也有,陳小明開心萬分,這個高竇的處女,今日終於給自己搞到了,而她還不知道自己的處女之身,是如何被奪去。

他順手再捏了捏她的乳房,然後將電話聽筒擱上,瑩瑩也立即消失,陳小明不禁得意地哈哈大笑。

一宿無話,明天是星期日,一早起來,陳小明又起淫念,今次他打電話給住在樓下的那一對小姐妹,她們一個剛進大學,另一個中學還未畢業,電話一通,他故技重施, 剛講完說話,那對姐妹花便出現在他面前,可能她們家中的電話沒有分機,她們同一時間接電話,所以同一時間出現。

她們之間大的一個叫阿萍,小的一個叫阿芬,她們也是一臉茫然,阿萍身上有一件背心,一條短褲,而阿芬則是光脫脫,身上還有水珠,可能接電話時正在沖涼。小明見到阿芬的乳房,是微微隆起的鮮嫩白肉,兩點粉紅色的顆粒,因為熱水的刺激而微微發硬,下體是一條陰毛也沒有,正中的裂縫清楚可見。

他叫阿萍脫衣服,阿萍很快就已脫光,因為背心、短褲之下,原來並沒有內衣,她乳房比較大一點兒,而下體也有一小撮三角型的黑毛,她的身體特別嬌小可愛。

在兩個赤裸少女面前,陳小明的東西很快就已硬了。他迅速脫光衣服,陽具便彈了出來,他吩咐阿萍先自摸一番,在自己面前手淫,另外叫阿芬跪在自己面前替他口交,阿芬一張口,便將他的陽具含著,一下又一下的吮吸和輕舐。

另一方面,阿萍亦已一邊撫摸自己的乳房,另一支手輕按在小腹上,手指慢慢伸入自己那緊窄的迷人洞內。她的呼吸隨著手指的進出速度加快而加劇,阿芬口內的陽具,在視覺和觸覺雙重刺激下,越來越脹大了。陳小明便吩咐她們兩人趴在地上,將屁股高高地翹起來。

她們都很聽話,立即便有兩個渾圓雪白的月亮,出現在陳小明眼前。在兩腿之間的地方各有一個粉紅色、狀似花瓣的洞口,微微張開,陳小明用舌頭,輪流輕著舐這兩個花瓣,當他的舌頭一到這個花瓣時,可以感覺到她們的身體在輕輕的顫動,而分泌就從她們的小肉洞裡,一直的流至花瓣附近,由此可知,她們已給刺激得動情了。

陳小明拿著自己的陽具,對準阿萍的迷人小洞就插,在一小撮黑毛之中,那裂縫是粉紅色的,由於已有分泌,進入並不太難,但進了一小節,便有障礙阻住,他知那是處女膜了。

阿萍這時也全身劇顫,她竭力忍受極大的痛楚,陳小明大力進迫,「卜……」的一聲,粗硬的大陽具便已全根進入,阿萍亦張嘴大力喘氣。

他得勢不饒人,將陽具抽出再大力插入,那初經人道的小徑,仍是緊窄非常,將他的陽具緊緊箍住,要進出倒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陳小明好讓阿萍休息一會,轉而攻擊阿芬,由於阿芬仍然是趴在地上,在她的屁股和大腿正中,那沒有一撮毛的小洞,非常明顯地微微分開,小明一挺腰肢,將陽具緩緩的送入洞內。

那裡面是溫軟而緊窄的,和阿萍同樣的,當陽具進入了一小節便給阻住了,陳小明照辦煮碗,大力進迫,又將阿芬的處女膜給弄破了,然後他轉頭又再進襲阿萍,可能中間休息過,阿萍的迷人洞,已稍為放鬆,陳小明今次可以自由活動,他一進一出,將阿萍的神仙洞搞到天翻地覆。

抽插了二十多下,阿萍已高潮迭起,軟倒在地,而他仍然強忍著,因為還有另一個目標,他抽出陽具,轉而插向阿芬,也活動了十多下,便在阿芬體內噴射,看著她們兩人大腿上的絲絲血跡,陳小明感到從所未有的舒暢和快感。

休息了一會兒,小明又讓她們口交,然後又抽插她們的陰道,最後在阿萍的肉體裡射精,心滿意足地擱上電話後,她們便又消失了。

一連三個晚上的大戰,陳小明休息了幾天,才恢復元氣,到了星期四晚上,他又一放工便趕回家,準備向另一個目標進攻,今次他看中了住在對面大廈的一個單身女子,千方百計才查到她的電話,決定今晚向她開刀了。

匆匆撥了電話,對方才拿起聽筒,陳小明便粗口連珠炮發,然後叫對方過來,誰知才一說完,一大群大肥婆、肥妹便出現在他面前,陳小明知道打錯電話,一定是打了去那女子樓下的健身院,他正想收線,但這群一臉茫然的婦人逼得他完全沒法子起身,一個不留神,將聽筒跌在地上,那一群女人已緩緩步迫向他,陳小明給嚇得呆住了……

朋友求我操他老婆

說起這個話題其實我的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但我必須向那些不理解我的朋友們解釋清楚,我所做的一切也是不得以啊!都說為朋友兩肋插刀,我卻一槍插到了朋友老婆的逼里了,但朋友沒有怪罪我,反倒感謝我呢!

我的朋友—大林,很好的一個人,跟我關系非常的要好,那年他從農村來到市里,我幫她老婆安排的工作,他老婆小玲長的性感漂亮,和大林是一對恩愛夫妻。

一天我和大林喝完酒,就到歌廳唱歌,邊喝邊唱,陪唱的小姐漂亮,有會拿情,喝多的我想把她帶回家好好的玩玩,但老板說什麼也不讓,說耽誤生意,我借著酒盡和老板打了起來,眼看我吃了虧,大林在後邊一啤酒瓶子,打在了老板的後腦海,當時就死了。我的酒也嚇醒了,我拽著大林說快跑,但大林喝的太多了,說什麼要砸店,這時報案警察快來了,我看也顧不上大林了,我就跑了。

後來大林因過失殺人罪判了12年,他很夠哥們,自己全兜了,沒有咬我,等他投監後,我打听沒事了,就從外地回來了,我先去看了大林的老婆小玲,小玲為了給大林辦事樓也賣了,現在租住在一個狹小的平房,整個變了一個人是的,蒼老了許多,美麗的眼楮也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哭哭啼啼象我訴說著大林和她的遭遇,我勸到,不要太傷心了,還有孩子的需要你照顧啊,明天我們去看看大林。

看到大林我的心里真的很難受啊,消瘦了許多,我在犯人團聚餐廳定了飯菜,小玲和大林是報頭痛苦啊,我說︰「對不起啊!大哥,我是我害的你啊!」

大林說︰「不要自責了,也不全怪你。」接見時間到了,大林讓小玲先出去,說和我有話單獨說,小玲出去了,大林用哀求的眼光對我說︰「兄弟啊!大哥有一件事情求你啊!你必須答應。」我說︰「哥你為了都蹲了監獄了,有什麼事情還用求啊,什麼事情我都幫你辦兄弟啊!」

「你知道我這一蹲就是10多年啊!以後你嫂子和你佷子就靠你照顧了。」

「沒有問題啊!」我說︰「大哥你放心。」

「還有一個事情,我不好意思說啊!」大林很為難的樣子。

「你就說吧有什麼事情我上刀山下火海也為你辦。」我激動的對大林承諾。

大林說︰「我先跟你說個歷史啊!在我們古代有一個什麼民族了,是女真,還是什麼匈奴啊,反正我搞不清楚,老國王死了,王後就要和老國王的兒子小國王結婚。」

我說︰「我也听說過啊!那又怎麼樣啊?」

大林問我︰「我們是不是最好的哥們?」我答到︰「是啊!」大林說︰「那我把你嫂子托付給你了行嗎?」

我一時沒有明白大林的意思,「我和你明說了吧!」大林激動起來說︰「你嫂子什麼都好啊,我都放心,就是一樣我不放心,她的性欲太強烈了,我在外邊的時候,每天都要我干她2、3次,我怕我不在的時候她受不了啊!」

我暈了!大林又說︰「兄弟啊!我認為你是我最好的兄弟,所以我求你了,古人說,肥水不流外人田啊!在這方面,你就幫幫你大哥我和你的嫂子吧!」我更暈了,我還能說什麼呢,大林為了我監獄都蹲了,他求我的事我怎麼好推脫啊分手的時候,大林交給小玲一封信,告訴回家在看就這樣,我們依依不舍的分手了。

回到市里,我請小玲吃了飯,在期間,小玲問我︰「你大哥都跟你說了什麼啊?」

我的臉一下就紅了,小玲看我尷尬的樣子,笑了,說︰「我也不管你叫兄弟了,我還是叫你哥吧,其實剛才在洗手間我已經看了你大哥寫我的信了,我也不多說了,來,喝酒!」

小玲把一大杯白酒干了現在一看小玲,由于酒精的作用,變的那麼漂亮嬌艷,那一頓飯我們喝了很多,我不知道怎麼送小玲回到家的,在大門口,我想離開,突然小玲抱住了我,哭著說︰「你就忍心辜負了你大哥的囑托了嗎?你就忍心看著我獨受孤燈嗎?你知道,你大哥進去的日子我是怎麼過的嗎?你怎麼這麼很心啊!啊?啊?你說!」

現在的我真的很為難,可我又怎麼狠心的離開呢,為了朋友,為了友誼,我把小玲緊緊的擁在了懷里,抱進小屋。現在的我也許是酒精的作用,也許是很久沒有踫過女人的原因,我已經控制不了自己了!

我把小玲放在床上,瘋狂的親吻她的紅唇,手也不由自主的摸象了她的乳房,這個時候小玲更想一頭發情的母獅,迎和著我,主動的把她的舌頭伸到了我的嘴里和我的舌頭攪拌著,小手也在我的襠部撫摩著。

現在我們把什麼都拋開了,就是享受我們的激情啊!我幫小玲脫衣服的同時,她也急不可耐的幫我脫掉了衣服,我們赤條條的擁抱在一起,我們互相親吻著對方,害怕露下每一寸肌膚,那麼認真,仔細,狂熱,激情,最後,親吻著最重要的部位,我的雞巴在小玲的嘴里如魚得水,她舔的是那麼的認真,龜頭,龜溝,馬眼,她都象見到了寶貝一樣,一會把我的大雞吧整個全吞到了嘴里,一會有來回的抽插。

我感覺我的全身的熱血都沸騰了,于是,我親舔小玲的小啾更加賣力了。只見在小玲下身一片烏黑的陰毛中間有一條像發面一般的鼓鼓肉縫,一顆鮮紅的水蜜桃站立著,不停的顫動跳躍。兩片肥美的陰唇不停的張合,陰唇四周長滿了烏黑的陰毛,閃閃發光,排放出的淫水,已經充滿了屁股溝,連肛門也濕了。

我把嘴巴湊到肛邊,伸出舌頭輕舔那粉紅的折皺。舌頭剛踫到粉肉,小玲猛的一顫︰「別……別踫那里,哥哥啊,沒叫你弄那兒。」

「好小玲啊,那你要我弄哪兒?」

「弄……弄……前頭……」

「前頭?前頭什麼地方?」我故意問。

「前頭……前頭……就、就是我的小啾嘛,你這壞小子。」小玲嬌淫的道。

「你快弄我的小弟弟,我就幫你弄小澤。」說完,就把嘴對著小玲那豐滿的陰唇,並對著那迷人的小啾吹氣。一口一口的熱氣吹得小玲連打寒顫,忍不住挺起肥大的屁股。

我乘機托住豐臀,一手按著屁眼,用嘴猛吸小逼。小玲只覺得陰壁里一陣陣騷癢,淫水不停的涌出,使她全身緊張和難過。接著我把舌頭伸到里面,在陰道內壁翻來攪去,內壁嫩肉經過了一陣子的挖弄,更是又麻、又酸、又癢。

小玲只覺得人輕飄飄的、頭昏昏的,拼命挺起屁股,把小逼湊近小玲的嘴,好讓舌頭更深入穴內。小玲從未有過這樣說不出的快感,她什麼都忘了,寧願這樣死去,她禁不住嬌喘和呻吟︰「啊啊……噢……癢……癢死了……好哥哥……啊……你……你把我的騷逼……舔得……美極了……嗯……啊……癢……小玲的騷逼好……好癢……快……快停……噢……」

听著小玲的浪叫,我也含含糊糊的說︰「玲……騷妹妹……你的小逼太好了,好玲玲,我的雞巴好……好難受,快幫我弄……弄……」

小玲看著我的大雞巴,心想︰「哥哥你小子的雞巴真大,恐怕有八、九寸吧!要插在小逼里,肯定爽死了。」禁不住就伸出兩手握住。「啊……好硬、好大、好熱!」不由得套弄起來。

不一會兒,我的雞巴變得更大了,龜頭足有乒乓球大小,整根雞巴紅得發紫,大得嚇人。

由于我的雞巴第一次受到這樣的刺激,使我像瘋了一般,用力的挺動著配合小玲的雙手,自己的雙手則用力的抱著小玲的大屁股,頭用力的埋在小玲的胯間,整張嘴貼在陰戶上,含著小玲的陰蒂並用舌頭不停得來回涮著。

小玲的陰蒂被他弄得膨脹起來,比原來大兩倍還不只。小玲也陷入瘋狂,浪叫道︰「啊……啊……好小子……好舒服啊……快!用力……用力……我要死啦……」「嗯……嗯……嗯……」我也含著小玲的陰蒂含含糊糊的應道。

猛然間,我們幾乎是同時叫了起來︰「啊……」同時高潮了。我的精液噴了小玲一臉,小玲的陰精也弄的我一臉。

我們擁抱著休息了一會,片刻,小玲又爬到了我的身上,我抱著赤裸的她,她的乳房軟軟地壓在我的身上,下面的滑滑地摩擦著我。我頓時感覺混身觸電一般,瘋狂地親她,我擺正位置,把她的腿分開,慢慢地插進去開始有些緊,但是小謐熱呼呼的,一會里面就出了不少水,滑潤潤的,我大動作地插起來,爽得要死。她也舒服得哼叫起來,緊緊抱著我,太刺激了!

不一會我就覺得控制不住了,我使勁地狠插到底,然後拔出來,白花花全射在她的肚皮上她沒想到我射這麼快,下床兩人都去洗了一下身子,回床後我們松松地抱著她問我︰「你和女朋友做都是射在肚子上嗎?我說︰「是啊,你怎麼知道?」她笑著說︰「你剛才不全射在我外面嗎?」我說︰「怕你懷上。」她說︰「沒事,我和你林哥做愛的時候他就全射到里邊,結婚後的女人上了環的,可以射里面。」

我真的好笨,射前應該先問一下她能不能射里面的,哎……繼續撫摸她,雞巴並沒有軟下來,我扶著她,讓她坐在我的上面,她會意把我硬挺的雞巴塞到磐玄,身子沉下去,慢慢地套進去,等全部進去了,她讓我扶著她的手臂,她一上一下地劇烈地套弄起來。

她的頭發擺起來,嘴里啊啊地叫起來,看女人性欲高漲,我的欲望一下子高起來,我極力配合,任她的淫戶瘋狂地吞吐著我的弟弟,她的動作極快,技巧極好,把胸挺得高高,頭後仰,很節奏地套著我的雞巴,我覺得雞巴在被她緊緊地吸著,抽取著……

這是我第一次享受到這麼快樂的感覺。被她的嫩旁夾得爽死了,我能感覺到她在收力,用力收緊小啾,緊緊地舔弄我的雞巴。淫水流遍我們的下面,我說又要射了,她居然加快速度,要讓我舒服死。我的雞巴終于再次噴出精液,全部沖進她的小啾里面。她加快速度,自己也痙孿顫動,似乎也高潮了我們終于累得爬下了,我說她真女人,她笑了,說︰「你舒服麼。我說從來沒有這樣舒服過。」

接受我們又洗干淨了身子,爬上床,玩身體游戲,我讓她舔舔我的雞巴,她便伏下身舔,長發散落在我的身上,癢死了。她的口技一般,也可能我的雞巴很累了,沒覺得很舒服,沒想到她邊舔邊把屁股移向我,意思是讓我也舔一下她的下面。真是騷女人,我就捧著她大大屁股,用舌頭刺激她的淫,癢得她直晃屁股,說我壞死了。

第三次很快就開始了,這次她背對我,跪在床上,讓我從後面插進去,我扶著她的腰,順利地插進浪邁,水很多,也很滑,得很快,但是沒什麼感覺,她舒服得嘴里不停地哼,我不知道這是刺激我還是真的自己很舒服,了好幾百下,都沒有射的欲望。

這時她躺下來,正對我,讓我把她的腿舉起來,這下插得很深,我們可以看著對方,她的臉很美,身子很輕柔,嘴里不停地享受似的伸吟著,這真的刺激我的征服欲望,我再次挺槍猛,待到我快射時,她配合著鼓勵我使勁她,我瘋狂加快速度,她啊啊地大叫,一股熱精有力地射進里面……

小玲緊緊的抱著我,不肯放開,「你不要離開我好嗎?你林哥不在,你永遠的陪我好嗎說啊說答應我啊!」我能說什麼呢我感覺我的眼角已經流了很多的淚水啊!

第二天,我決定給小玲母子買一套住房,在給小玲找個好工作,大林的孩子也讓我送到了最好的學校,因為我覺得我欠大林的太多了,他為我蹲了監獄,還把漂亮的老婆讓給了我,我為他們做這些也是應該的啊!

幾年過去了我一直和小玲生活在一起,我們每天都瘋狂的作愛,我仿佛一天不操小玲,就對不起在監獄里的大林一樣,一這麼想,我就更加賣力了。一到接見日,我和小玲就會去看望大林,大林看到我和小玲幸福的樣子,也增加了他改造的動力,我盼望著大林的早日走出監獄,我又害怕他的出來,是啊!到時候我和小玲該怎麼去面對他呢?

「完」

; Play All Replay Playlist Replay Track Shuffle Playlist Hide pi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