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言情小說

迷姦警花任美妮

本人姓王名勇,30歲,離異,無子女,居住在自古被稱為「人間天堂」的一個北方旅遊城市。由於我的性格內向且古怪,單位效益不好又下了崗,性慾又尤其強烈,致使多年的妻子不堪忍受和我離了婚,這樣倒好,沒人管我和嘮叨了,除了性的需要麻煩些,別的倒清靜。當然了,我可沒有犯罪前科,但在需要時總是想做點什麼。…
阅读更多...

報復淫娃

上個月月尾,我一收到了人工,立即就走了去LV旗艦店,賣了個最貴的手袋~沒辦法,我的女友美紀最喜歡這個….一想到美紀的樣子,像極那個天衣(av女優),腦裡幻想起來,便會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阅读更多...

嘗試賣淫遊戲

我在一家大公司上班,妻子在機關裡上班,有一個孩子,孩子她爺爺奶奶很喜歡孩子,所以孩子讀書生活都在她爺爺奶奶家,我們的房子也很寬大,就我們倆人住在一起。平時我們夫妻很自由。 我老婆一米六五的身材。不胖不瘦,頭髮長長。雖然生過了孩子,但是,大概由於她每天都堅持鍛煉,所以她身材和結婚時相比不僅一點也沒走樣,而且比以前更加豐滿,雖然少了的少女的天真活潑卻多了許多成熟的韻味,走在路上,回頭率還不低呢。…
阅读更多...

和鄰居的老婆偷情

她是我鄰居的老婆,她比大好幾歲,雖然我們家和鄰居他們家平時不大聯繫,但我從高中的時候就很喜歡她,也許是因為她真的是很漂亮,也許我經常聽到有時半夜來自他們屋發出的呻吟。 一直以為對她只是個幻想,但她真的來了,走進了我的生活。 她的確是個漂亮的女人,雖然她已經三十三了,但她身上散發出要叫我咬她的誘惑。 平時我只跟她在遇見的時候打聲招呼,雖然之後我會有很多幻想,但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我大學畢業。…
阅读更多...

導遊小姐

豬哥雄正陶醉在對遊覽車裡唯二的兩位絕色美女的意淫之時,一連數聲槍響打斷他的綺夢。 豬哥雄原名朱雄,是國內最具規模天豪旅行社的一名領隊,45歲,長的是肥胖臃腫的豬哥樣,模樣神態都十分猥褻噁心。 由於十分好色,加上長相類似,就被許多討厭他的女同事取了豬哥雄這外號。 這次帶團去東部玩,原本無精打采,因為團裡幾乎都是老芋仔和歐巴桑,正好原來預定隨車的導遊老處女生病,請來蝶兒代班,讓他暗自竊喜。…
阅读更多...

幸福的不倫

那晚全家回娘家渡假,一個人在客廳看電視看到一點鐘,感覺到有點餓,想到市區看有什麼可吃。到了車旁正開啟車門時,身後傳來︰「你要去哪?我也要去!」 說話的是老老婆的二姐(文中稱為『湘』)。她只大老老婆一歲,是四姐妹中最美的一個,但卻是境遇最差的一個。因年齡相近,間隔一段時間,連休假期時,她們兩姐妹總會回娘家聚聚,而住在娘家隔壁鄉鎮的二姐,總會借口回家小住陪我們。…
阅读更多...

操屄有感

那還是98年上大三的時候,剛和女朋友確立關係約二十天,那天在大教室裡上自習,到了九點多鐘,我和女友坐在最後一排的角落裡,前面也有好幾對情侶,其中有一對大概是老夫老妻了,動作較大,也比較放得開,有點毫無顧忌的感覺。…
阅读更多...

女主持周倩新婚之迷

“恭喜恭喜,祝你們白頭到老,永結同心。”在一棟別墅的門口,一對新人笑迎著各位來祝賀的來賓,新郎英俊瀟灑、舉止不凡,新娘嫵媚動人,臉上洋溢著新婚的快樂。…
阅读更多...

農村婦女更淫蕩

臨畢業前,學校為了讓我們體驗複雜的社會生活,組織了下放農村的活動,於是我們一群省城的大學生來到了安沾縣,這是個偏僻而且貧困的小縣,大部分地方連自來水和電燈都沒有。我下放的村子叫唐莊,又是縣裡最窮的地方,由於這個村子太苦,在縣城裡介紹情況時,其他同學都不願意到這裡來,我抱著吃點苦不算什麼的念頭,自報奮勇地一個人來到了安沾縣最苦的唐莊。不想到了這裡卻讓我真正體會到了社會中的實情,通過幾個月的社會實踐活動,我敢說自己的收穫肯定是下放同學中最多和最大的。…
阅读更多...

透明絲襪的OL處女

那一年是我最落魄的一年,我在一位姑姑的公司當送貨員,有一天我送一顆紅楓樹到一家化妝品公司。 當我蹲著身子照著公司職員的指示將紅楓樹放到門口櫃檯旁邊之時,一位身著OL服,下身大約膝上十五公分窄裙,足登三寸高跟鞋的小姐走過我身邊,那雙裹在透明絲襪下的腿,是我有生以來看過最美的腿,雪白圓潤而修長,腿部的曲線讓我內心悸動。…
阅读更多...

女友和她姊姊

我今年二十歲,有一個小我五歲的女朋友詩萍。詩萍雖然是高中生,但由於生來一副娃娃臉,再加上只有150公分的矮小身材,所以很容易被誤認為國中生。我和詩萍交往兩年多了,雖然我們一直非常恩愛,但是她總是只讓我進展到接吻的程度。我知道她對於第一次要在新婚之夜這件事很堅持,所以也不好強迫她,只能每次約會結束之後回家一個人解決。 放暑假的前兩天,我正在計畫這次要帶詩萍去哪裡玩,沒想到她竟然打電話來對我說:「對不起喔∼暑假前幾天我不能陪你了,我姊姊找我去台中玩…」…
阅读更多...

難以啟齒的紅杏出牆

畢業好多年了。在這裡說一下,本人可以說還是相當的帥的,別人都這麼說,我可從來沒這麼認為。 上學時代,可能因為自己長相還可以吧,異性人緣特別好晚上快十二點,我得到了確切的消息,知道我了我女朋友之前背著我偷吃著當時我心情就像窗子外面的天氣,寒冷的都要把整個濟南給凍僵了我也好面子,不願意跟同宿舍的兄弟說,憋屈的睡不了覺,就跑出去臨雪抽煙了抽了小半包還是不解鬱悶。…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