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成人系列-寂寞的美杜莎女王

夕陽的餘暉灑落而下。照射在氣勢磅礡的蕭家大院內。一道曼妙的曲線嬌軀。緩緩的出現在樓台上。突兀出現的美麗女人。身著一件雍容的紫色錦袍。錦袍之下的嬌軀。豐滿玲瓏。猶如那成熟的蜜桃一般。滲透出淡淡的嫵媚。一頭三千青絲。隨意的從香肩披散而下。垂直那纖細的柳腰之間。

而在那錦袍之下。露出了輕薄紗衣緊束著一雙高聳入雲的乳峰。深陷的乳溝,緊束的纖腰,高起的隆臀,白裡透紅的雪白肌膚,微微輕顫的玉體,教人想入非非。一股野性的妖嬈誘惑。讓的人莫名其妙的渾身有些滾燙。

蕭厲的目光掃過那近乎完美的嬌軀。最後停留在那張美麗的絕世容顏之上。頓時心尖狠狠的顫了一顫。喉嚨滾動,輕輕的嚥了一口唾味。蕭厲有些失神,有些妒忌與不甘。為什麼如此佳人。竟會是自己的弟妹?為什麼蕭炎所擁有的都比自己好,修煉天賦,容貌,甚至女人。為什麼?

「二哥,有事嗎?」美杜莎女王回頭,望著蕭厲,紅唇的嘴唇挑起一抹纖細的弧度,霎時間,精緻的容顏頓時妖氣盎然,一顰一笑間,讓得蕭厲瞬間的失神!但瞬間就恢復了常態!

「呃!沒事!」蕭厲有些尷尬,不知道怎麼回答,只得隨便應了一聲。

「最近有他的消息嗎?」美杜莎平淡的聲音,但眉宇間切有著淡淡的失落!

「唉!三弟一轉眼都離開加瑪帝國三年了,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簫厲知道,不管美杜莎在外人眼中多麼的強勢,但畢竟還只是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一個有了歸屬的女人,當這歸屬離開幾年,其心中,總歸是有著一些怨念。

「是啊,蕭瀟(蕭炎的女兒)都3歲了!可是他的事還沒解決,我不怪他!」

「唉,這些年辛苦你了!」……

天已經漸漸黑暗下來,美杜莎把蕭瀟哄了睡著交給蕭瀟的乳娘!回到自己的房裡,想著這些年來所做的一切?不由得兩滴清淚滴了下來!難道他已經忘了她嗎?難道他一點都不想她嗎?為什麼這麼久都不回來看她一下?……

想太多,想不明白!美杜莎想借酒的來麻醉自己!於是第一次喝了酒!

而且是不停的喝,也不知道喝了多少?

迷糊中,突然敲門聲響起,美杜莎心道:難道是他回來了嗎?美杜莎打開房門,一看是蕭厲,心裡一陣失望。平靜道:「二哥,有事嗎?」

蕭厲看著本來就是完美的臉頰因喝酒變得潮紅,不由得一時呆了!

「二哥要是沒事的話,早點回去休息吧!」說著就要把門關上。

「有三弟的消息。」蕭厲這才回過神來。

「什麼消息?」美杜莎急忙問道。

「進屋裡在說吧!」蕭厲說著走進門。

「是他要回來了嗎?」美杜莎急切道。

「不是,聽中州傳來消息,三弟去了古界!」

美杜莎身子一顫,卻又平靜地道:「為了黛兒嗎?他始終愛的還是只有黛兒,儘管我為他生下了蕭瀟。也罷,其實我早知道他會這樣!」

蕭厲看著美杜莎臉上複雜的表情,知道此話也是她勉強說出,他立即道:「其實我知道你心裡很委屈,想當初的美杜莎……」

「不要再說了。」說著美杜莎拿起酒杯,接連飲了好幾杯酒!

「無論怎樣,我都會等他回來!」盯著窗外遠方山川半晌後,美杜莎女王終於是緩緩開口,聲音酥麻而慵懶,也帶著一絲的酸澀,噙著讓男人骨頭發麻的誘惑。

蕭厲沒有開口。

「你說我跟黛兒誰更漂亮?」美杜莎已有幾分醉意,盯著蕭厲問道。

蕭厲被她這麼一瞧心跳加速。細看美杜莎時,美杜莎臉上已見紅暈,光滑的肌膚也變得紅,一雙媚眼更是醉眼迷離。然而自己的身體,忽然的變得燥熱了起來,而且這股火氣,還有逐漸蔓延的趨勢。

就在蕭厲運用鬥氣壓制體內不斷升騰的慾火時,美杜莎竟然醉地昏迷在了桌上。

此刻的美杜莎,嬌嫩欲滴,紅唇微張,杏眼迷離,一抹紅暈掛上俏臉,水嫩的肌膚白裡透紅,蕭厲想要扶美杜莎起來,手碰到美杜莎嫩白的小手,乍感肌膚光滑可人。不由得剛壓住的慾火再度噴發了出來!

蕭厲吞了吞口水,攔腰將美杜莎抱起向床邊走去。

蕭厲將美杜莎放倒在床上,看著她豐滿的身材,美杜莎媚眼微張,誘人的臉上滿是紅暈,細唇緊閉,好似憂愁的樣子。釋放著讓人口乾舌燥的誘惑。竟然是讓得蕭厲忘了離開,蕭厲越看越是血氣沸騰,慾火正在驅逐著他的理智。瞬間無數念頭湧上蕭厲的心頭,當想到自己垂涎已久的美人兒就在面前而不能碰時,他又想到了蕭炎,為什麼自己總是給蕭炎的做陪襯,頓時一股嫉妒的火焰也是爆發了出來!

在慾火和怒火的雙重夾擊之下,蕭厲終於是喪失了理智!

蕭厲俯身坐到美杜莎的旁邊,顫抖的雙手緩緩解開紫色錦袍的扣子,露出微微透明的白色胸衣,粉嫩的大腿白裡透紅,豐滿的乳房若隱若現,隱約可以看到兩粒殷紅色的乳頭貼著內衣向他招展。

蕭厲猛吸了口氣,大手覆上了飽滿而又柔嫩的乳房,隔著胸衣肆意的揉捏,此時的美杜莎無力反抗,只有不斷扭動著柔軟光滑的嬌軀,蕭厲壓在美杜莎身子上,兩隻大手肆意捏弄著美杜莎柔嫩的乳房,舌頭貪婪的滑向美杜莎光滑的粉頸,弄得美杜莎小嘴微張,不斷的嬌喘,兩顆玲瓏的奶子在雙手用力的揉捏下,被擠弄出各種形狀。

蕭厲把她薄薄的內衣一扯,旋即一具宛如是上天傑作的完美玉體,便是這般赤裸裸的暴露在了蕭厲的眼前。

美麗的容顏。不經意間透著一抹宛如妖精一般的妖艷。修長白皙的脖頸。露出一截優雅的弧度。目光緩緩移下。一對豐滿的挺翹嬌乳。圓潤而嬌嫩。或許是因為被蕭厲剛才弄得燥熱的緣故。一滴晶瑩的水珠從脖頸處浮現。然後一路滾落而下。巧巧的劃過一隻豐滿圓潤的嬌乳。最後劃起一道略微有些淫穢的弧線。滴落而下。

纖細的柳腰。似是不足盈盈一握。然而略顯清瘦之間。卻是透著一股柔韌的感覺。平坦而嬌嫩的小腹。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一眼望去。很是有種讓得人忍不住伸出手來微微游動的衝動。

蕭厲不待考慮,用雙手貪婪的握住美杜莎的蜜乳,嬌嫩的乳房在自己手下不斷變換各種姿態,美杜莎在低沉的呻吟下,身子也隨著蕭厲的雙手想要用力而又無力的扭動著。

鮮紅蓓蕾,在蕭厲的雙手下,逐漸變得越來越挺,蕭厲俯下頭含住兩顆蓓蕾用力吸吮著,舌頭在雙手的配合下,用力的舔弄著柔弱嬌嫩的乳頭,「啊……」一聲呻吟從紅潤的櫻唇邊喘出,誘人的身子在強烈的吮吸和舔弄下不停扭動,想要擺脫侵襲,卻是更添幾分性感。

舌頭離開了嬌嫩的乳房,吻向了美杜莎誘人的小嘴,感到異物濕潤的接觸,美杜莎小口緊閉,然而仍是擋住蕭厲的侵入,蕭厲吸住她的香舌輕咬著,雙手摸揉著那渾圓飽漲的乳房,摸在手裡柔軟溫潤又充滿著彈性。

蕭厲雙手逐漸滑向美杜莎的雙腿,美杜莎柳眉緊皺,小嘴裡傾出細微的呻吟聲,雙腿也本能的夾緊想要阻擋侵入的大手,嬌軀像觸電似地抖顫了起來,這是女性的敏感地帶受到愛撫時的本能反應。

蕭厲大手慢慢的探索那層層相疊的秘肉,漸漸地,美杜莎的嫩穴也變得濕潤起來,而這時,美杜莎也逐漸清醒!

美杜莎睜開眼睛,她簡直不相信這是真的,她現在終於清楚的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二哥,你快住手,你在幹什麼?」美杜莎開始掙扎。

美杜莎的雙腳猛蹬,想用雙手推開蕭厲,不過被蕭厲死死的壓住了她纖細的柳腰,無法使力,蕭厲抓住美杜莎的雙手,把掙扎的美杜莎強行使她俯臥,並且壓在她身上,蕭厲也扭動著身體,把身體在美杜莎細嫩光滑的身體上來回摩擦,使得美杜莎的全身都感受到異樣刺激。美杜莎全身很快就發熱起來,呼吸幾乎成了喘息,美杜莎雖然和蕭炎有過一次,但從來沒有被男人這樣過,漸漸地,她感覺到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逐漸地從體內燃起。

美杜莎的臉泛起了紅暈,她仍在抵抗,但臉上紅暈卻在不斷擴大。美杜莎的理智被漸漸高漲的性慾取代,甚至連力氣正正在一點一滴的失去,逐漸爆發的情慾洪流,美杜莎還在不斷的強忍著,她的眼神開始渙散,但是從她緊緊的咬住下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她正努力的搏鬥著;可惜蕭厲不給她喘息的機會。

「美杜莎!你看你的腰扭成這樣,哇~~~都濕成這樣子了,一定很想要吧!」

「你……胡說,我沒有……」

就在美杜莎辯解時,蕭厲不待思索,挺起大肉棒對準美杜莎柔嫩的小穴就要衝鋒陷陣,大龜頭用力分開嫩嫩的陰唇,突然來的腫脹讓毫無準備的美杜莎微皺起眉頭,沒有過多少經驗的她,胡亂的扭動著纖腰。

美杜莎的嫩穴可謂柔軟至極,柔嫩的小穴不驚意的磨擦著巨大的龜頭,讓蕭厲難忍難耐,雙手扶著細腰抱起俏臀狠狠的將粗大的肉棒插入嫩穴深處。

「啊……」一聲響亮的嬌呼響徹屋內,粗大的肉棒已入穴三分了。多年未經闖入的小穴,很緊,疼痛讓得美杜莎玉手無力的抓著床鋪,媚眼因為插入的生痛已滿是淚水,美麗的臉上滿是疼痛的表情,貝齒上下緊咬,此下疼痛絲毫不比當年第一次的弱!

蕭厲看著美杜莎楚楚可憐的模樣,心中升起幾分憐惜,但很快被美杜莎緊嫩蜜穴的包裹所帶的舒爽感覺沖的一乾二淨,然後緩緩抽出肉棒,蕭厲興奮的看著自己黑呼呼的肉棒從美杜莎白嫩的肉體裡退出來,鮮紅的小穴隨著肉棒的退出也向外翻,退到只剩龜頭還在裡邊的時候,又挺起肉棒狠狠的插進嫩穴裡去。

蕭厲重複著這個動作,每次進入美杜莎都情不自禁的大聲尖叫,腫脹的痛處,讓她淚流滿面,粉手緊緊抓住被褥,被抽送了幾十回合後,尖叫漸漸變為低沉的呻吟,嫩穴也因為春水孳孳的流淌變得潤滑起來,蕭厲索性開始加快速度大力抽送起來,次次抽送都達到蜜穴的最深處。

「啊……恩……啊……」美杜莎的嬌喘變的急促起來,時有巨大的龜頭碰觸到花芯時所引起的誘人呻吟。

蕭厲抱起美杜莎雪白的雙腿左右架放在雙肩上,挺著肉棒不斷的插入美杜莎的嫩穴,美杜莎羞澀的承受蕭厲大肉棒猛烈的衝刺,不時有大腿撞擊雪白圓臀發出的「啪,啪」聲,美杜莎胸前那誘人的嫩乳羞澀的在李恂強壯的胸膛前不斷跳動著。美杜莎半睜著迷離的雙眼,張著小嘴,紅著臉無力的扭動著嬌軀,慢慢的配合了蕭厲大肉棒的抽送。

蕭厲已經汗流滿身,氣喘吁吁,看著昔日美麗動人卻冷若冰霜,傲氣凌人的美杜莎在自己身下嬌喘呻吟,圓潤的乳房柔軟的磨擦著自己的胸膛,不斷的跳躍,翹臀和嫩穴在自己巨大肉棒的抽送下淫穢不堪。蕭厲更是猛力的衝刺著美杜莎柔嫩的小穴。

「嗯……嗯……啊……啊……啊,嗯!」

蕭厲配合著美杜莎急促的呻吟猛烈衝刺數十下後,龜頭忽感一陣酥麻,悶哼一聲,將巨大的肉棒使勁頂入嫩穴深處,像要把美杜莎的小穴頂穿一樣,顫抖著緊緊抱住美杜莎,猛的噴射出大量的精液,「啊……」一聲長長的呻吟,滾燙的精液將粉嫩的小穴灌的一陣痙攣,使得被美杜莎粉嫩的小穴緊緊夾住的肉棒又一次噴射。

蕭厲用力的捏住美杜莎玲瓏堅挺的乳房,龜頭頂在嫩穴最深處舒爽的噴射著男人的精液。美杜莎亦是忍不住大聲嬌呼,雪白修長的粉腿緊緊盤住蕭厲的腰,雪臀嫩穴一陣收縮,亦是達到了高潮……

媽媽被偷姦

第一次認識小武是在高中的時候,我們是同班。

開始我跟小武並沒什麼交情,我喜歡看書,各種各樣的書,小武喜歡足球。

每天晚自修的時候,當我津津有味的偷偷看著小說的時候,總能听到他在跟別人小聲的爭論誰誰誰的腳下功夫細膩,誰誰誰的射門刁鑽,還有隊形,戰術什麼的。

只是沒想到的是,不久我就跟小武成了同桌,慢慢的就熟絡起來了。

小武特別能說,嘴巴一刻也閑不下來,慢慢的每天晚自修,就基本上是我跟小武天南海北的胡吹亂侃了,時間長了,我們也就成了無話不說的兄弟。

不過有一天晚自修,小武突然神秘兮兮的拿出一本書來趴在桌上全神貫注的看了起來,這讓我覺得特別奇怪,這家伙一向就是見了書就頭暈的主,這回該不是吃錯了藥了吧。

于是我就問小武看的是什麼啊,這麼用功啊,小武抬起頭,左右看看,然後把書往我這邊推推,眼光賊賊的看了我一眼,然後繼續看書。

我仔細一看,暈,書上全是感嘆號,省略號,嗯嗯啊啊的,原來是一本黃色小說啊。

其實黃色小說我也看過,只是這種書很少能弄到,于是我也湊在上面跟小武一起看了起來,整個晚自修,下面都是硬硬的。

從那次以後,小武就一發不可收拾了,經常不知從哪里弄來一些這種書,到後來,我生平第一次看到傳說中的黃色光盤就是跟小武一起偷偷在我家里看的。

等到高二的那個暑假,小武幾乎一有空就往我家跑,我爸爸在鎮上上班,一般一周才回家一次,媽媽基本也是天天上班,早出晚歸。

家里就我們兩人,看小武弄來的各式各樣的黃片。

有時候,在我家玩的晚了,我媽下班回家做飯,就留小武吃飯,時間長了,小武跟我媽媽也熟悉起來,阿姨長,阿姨短的叫著。

日子就這麼一天一天的過去,我跟小武像兄弟一樣,好的基本是可以穿一條褲子了。

直到混過了整個高中,高考後,我們一對難兄難弟,分別報考了一個很不起眼的高職院校,上學基本毫無懸念,好在我們家人對我們倆基本都比較了解,也沒指望我們能光宗耀祖,能有個學上,家長也無所謂了。

于是我和小武心情大好,就等著開始大學生活了。

每天有了大把的時間,又再沒有學習的壓力,我跟小武瘋狂的玩,小武隔三差五的就往我家跑,有時還在我家留宿。

有一天下午,我們正在看片,是島國的動作片,一個大概40多歲的女人,身材顯得很豐滿,于是我說了一句,TMD ,還是成熟的女人好看啊。

小武听了,嗯了一聲,然後,突然來了一句,你媽的身材不比她差啊。

我听了這話,愣了一下,有點生氣,罵了一句,去你媽的。

然後我們繼續看片,但是不知怎麼的,我心里總是平靜不下來。

不知不覺,到了我媽下班回家的時候,我們趕緊收拾了一下。

我媽回家後,小武馬上從我房間走出去叫阿姨好,我媽看到小武,跟他客氣了幾句,就去做飯了,小武回來後,看了我一眼,不知怎麼的,我總覺得他的眼神有點奇怪。

我走到廚房,看到我媽在水池邊洗菜,她穿著白色的襯衣,黑色的褲子,我媽是書店的員工,只要她上班,基本都是這個裝束。

從後面看,能看到胸罩的帶子的痕跡,我媽彎著腰,屁股圓潤豐滿隱隱,能看到三角內褲的痕跡。

從後面看著我媽,我突然想起了下午小武說的那句話,心跳頓時砰砰的有點加速。

晚飯後,我媽收拾碗筷,我和小武在我的房間里很無聊,就拿出軍旗玩了起來,玩了幾盤後,我媽突然端著西瓜進來了。

我媽剛洗完澡,頭發濕漉漉的,換上了常穿的睡袍,我媽說,小武吃西瓜啊,你們別玩太晚,早點睡覺啊。

小武接過西瓜,跟我媽客氣了幾句,然後我媽就回到她的房間里去了。

有西瓜吃,旗也不下了,小武吃著吃著就說,你媽的皮膚真好啊。

我瞪了他一眼,確實,我媽皮膚很白,她穿著睡袍,大腿只能遮住一半,胸部飽滿,屁股渾圓。

小武見我不高興,馬上說,我洗澡去了,然後就溜了出去。

晚上,洗完澡,我們躺在床上又聊了起來,聊的當然是女人,小武跟我都很興奮,那晚小武話很多,說他打飛機能打多久,射的多遠,後來就迷迷糊糊的睡了。

第二天我們起床時,我媽已經上班去了,我們吃完飯後,沒什麼事情干,覺得還是看看片子吧,于是我和小武又拿出片子看了起來,看了一會,小武說上個廁所,就走開了。

小武走開後,過了好久也沒回來,我覺得奇怪,就起身去看。

衛生間沒人,再看我媽的房門開著,我走了進去,看到小武站在我媽房間的陽台上,我就問,你在這干什麼啊?小武說,沒什麼,隨便看看。

我抬頭一看,一下子明白了,陽台上晾著我媽的衣服,胸罩,內褲。

小武突然說,你媽的內褲挺性感啊。

我一看,一條淡紫色的內褲,像是紗織的,帶著花邊,最要命的是,前面居然是半透明的。

不知怎麼的,我心中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隨口說了句,嗯,還好吧。

然後我們就一起回去繼續看片子了。

不知不覺一天又過去了,晚上吃晚飯,小武突然早早的也叫我洗澡休息,我想白天看片多了,腦子木木的,覺得也是,于是我們就洗了澡,早早的熄燈睡了。

不知什麼時候,我突然驚醒了,看到小武正在往床上爬,我迷迷糊糊的問,你干嘛啊。

小武回了句,沒什麼,方便了一下,然後就背朝我睡了。

第二天,我醒來時,看到小武躺在床上,眼楮卻是睜著的。

我想,這家伙醒的倒早。

于是起床,吃飯,吃完飯,小武說要回家,就走了。

小武走後,我去衛生間蹲馬桶,到了衛生間,卻看到洗衣機里有條床單,還有我媽的內褲,我突然想起了小武說的話,馬上有了一種沖動,于是,拿起我媽的內褲,仔細的看了起來。

然後腦子就突然一片空白————內褲好多地方粘在一起,輕輕扯開,一片片的斑。

我不由的罵起來,操,小武拿我媽的內褲打飛機。

但是馬上,我就愣住了,連忙把床單抽來看,只見床單中間一片污跡。

我的心頓時砰砰的跳了起來,心里想,不會的,怎麼可能。

我大步走進我媽的房間,只見床上已經整整齊齊,我低頭看了看床頭的紙簍,里面皺皺巴巴的幾團衛生紙,撥開一看,還粘著兩根彎彎曲曲的陰毛。

那一刻,我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我媽,被小武上了。

整整一天,我的心都平靜不下來,腦子里老是閃現片子里那些豐滿的女人被人壓在身下抽插的情節,然後,這個女人變成了我媽,壓在她身上的男人就是小武。

就這樣,我整整胡思亂想了一天。

晚上,我媽回家後,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精神很不好,一邊把洗衣機打開,一邊做飯。

草草的吃晚飯,洗了個澡就回房間了。

我回到房間,躺在床上,一點睡意也沒有,腦子一片空白。

不知什麼時候,我突然听到我媽房間傳來一絲絲壓抑的哭泣聲,我心里亂亂的,腦子里又出現了小武壓在我媽身上的圖景,我已經大概能知道,小武一定是在夜里偷偷摸進我媽房間強* 奸了她,雖然我沒看到,但是我能想像高大強壯的小武把我媽壓在身下,大力的抽插是個什麼樣子,我突然發現,下面硬的厲害。

整整一周,小武都沒有出現,我媽也沒有表露出什麼。

我也很糾結,一方面,知道自己媽媽被別的男人奸污了,很氣憤,一方面,想到那沾滿精液的內褲和床單,又覺得無比的刺激。

我決定,裝著什麼都不知道。

于是,我打電話給小武,問他怎麼不來玩,很快,小武就來我家找我了。

我們東聊西扯了一會,我故意從電視機上把我家房門的鑰匙拿出了當著小武的面放到了電視櫃里,然後一起看片,小武看的很投入。

晚上我媽回家後,見小武在我家,愣了一下,臉色很不自然。

小武叫了聲阿姨,我媽嗯了一聲,就回房間了。

過了一會,我媽走出來去廚房了,小武也隨後跟了進去,我不動聲色的留在房間,過了一會,小武回來了,神色自然的跟我聊起天來。

晚上吃飯時,我們都沒說話,我覺得氣氛有點不好,一會跟我媽說幾句,一會又跟小武說幾句。

晚飯匆匆的吃過了,我媽洗了澡就回了房間,我听到了關門落鎖的聲音。

小武偷偷看了我一眼,我裝做沒看見,催促他洗澡睡覺。

躺在床上,我跟小武聊一會後,就裝著迷迷糊糊的睡了。

不知什麼時候,我感覺小武輕輕的推了我一下,我繼續裝睡。

然後就感覺小武輕手輕腳的爬了起來,打開門走了出去。

接著我听到了我媽房門鎖響了一下,我的心馬上跳的厲害,豎著耳朵听。

就听見我媽輕輕的聲音,「你怎麼進來的,快出去。

」然後就听到一些動靜,我媽壓低聲音說「不要,別,別這樣……我喊了……」大概十來分鐘後,一切靜了下來,我知道,我媽怎麼會是小武的對手,我媽掙扎的聲音沒了,一定是小武已經得手了,我發現下面已經豎了起來。

又過了一陣,我听到了小武急促的喘息聲,甚至我媽房間床的吱吱響聲,幾分鐘後,隨著小武一陣悶哼,一切又都安靜了下來。

這時,我的下面硬的快要炸開的感覺,一跳一跳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媽的房間又傳出了床的咯吱聲,小武的喘息聲,響了20多分鐘也沒听,慢慢的,我听到了我媽粗重的喘氣聲,偶爾還嗯的哼出一聲,但是馬上就停了,然後就听見小武輕聲說,「爽不爽」,語氣很得意。

我媽一聲不發,但是沒多久,我又听到我媽不由自主尖細的哼哼了幾聲,隨著一陣猛烈的肉體相撞的啪啪聲和床的咯吱咯吱聲,我突然听到我媽說,「你輕點,別把小x吵醒了。

」然後啪啪的聲音沒有了,只剩下小武和我媽粗重的喘息和咯吱咯吱的床響。

小武的喘息聲越來越急促,我媽刻意壓抑的哼哼聲出現的也多了起來,但總是哼了一下就拼命忍住,我能想像出,我媽在小武強有力的沖擊下,肉體自然的反應,和心靈上巨大的羞恥感,讓她雖然不由自主的會發出呻吟但是卻拼命的克制自己。

終于,隨著小武又一陣悶哼,一切又靜了下來。

但是,小武並沒有像我想象的那樣,悄悄的溜回來。

黑暗中,我沒有一絲睡意,豎著兩個耳朵听外面的動靜,但是什麼都沒有。

就這樣,我瞪著眼楮胡思亂想著自己的母親光溜溜的被小武摟在懷里的樣子,我甚至能想到小武從後面環抱著我媽,握住她的乳房,下體緊緊的貼在我媽豐滿圓潤的屁股上,得意而心滿意足的睡了。

而我媽,在家中被人強暴,卻無力反抗,甚至在被強暴的過程中,不由自主的呻吟,而這個強暴她的男人,居然是自己兒子的同學,更可恨的是,這個男人發泄後居然像自己老公一樣,摟著自己睡了。

此時的母親,一定是羞憤難當。

在我漫無邊際的胡思亂想中,窗外漸漸發白,天要亮了。

這時,我听到我媽房里隱隱傳來了說話聲,好像是我媽在催促小武趕緊出去,但是小武好像是故意在戲弄我媽,賴著不走,可能是我媽急了,聲音有點大,「求求你了,趕緊起來吧,待會小X 醒了……」听得出,我媽說話的時候很焦急,幾乎是在哀求小武了。

然後,說話的聲音突然沒了,一陣咯吱的床響又傳了過來,但是沒幾下就听不見了,接著小武的聲音傳了出來,「你上不上來,你不上來,我就不走了……」沉寂了片刻,床又咯吱咯吱的響了起來。

說實話,這種咯吱咯吱的床響,我偶爾夜里也曾听過,甚至我听偷偷听過媽媽和老爸做愛時的呻吟聲,那種尖尖細細的哼哼,跟我看過的片子里的很不同。

但是,此時此刻,在床上跟我的母親性交的卻是另外的男人,我的同學。

而他在強暴了我的母親後,居然利用她害怕被我知道而失去做母親的尊嚴的心理,要挾我媽媽用女上位這種主動的姿勢跟他性交。

可以想象,我媽此刻一定是欲哭無淚,羞愧難當。

「好沒好啊,求求你了,快點吧,小X 醒了真的不好了……」我媽的哀求幾乎帶著哭腔了。

然後,就听一陣急促的床響傳來,足足五六分鐘,夾雜著小武粗重的喘氣聲,我知道,小武在拼命的沖刺,大力的抽插著我媽……終于,我听到我媽房門打開的聲音,我連忙閉上眼楮裝睡,小武輕輕的爬上床來,躺了下來,不一會,就呼呼的睡了。

我听著小武睡了,迷迷糊糊的也睡了過去。

一覺醒來,已經快中午了,小武沒吃飯就回家去了。

小武一走,我立即就走進了我媽的房間,不出所料,床單又換了,床頭的垃圾桶里,塞了不少團成團的紙。

我又來到衛生間,洗衣機里,放著一條床單,我扯出床單,一條團成一團的內褲掉在地上,我撿起媽媽的內褲,展開一看,上面一片一片的凝固的精斑,再看床單,也是一片狼藉。

看著內褲上的大片精斑,想到自己的母親的身體里灑滿了別的男人的種子,心里既氣又恨,但是想到豐滿成熟的媽媽被小武壓在身下大力的抽插,一向端莊的母親被一個強壯的男人肆意的玩弄了一夜,我的下面,不知不覺的硬了起來。

我聯想著媽媽光著豐滿的身體被小武壓在身下的情形,,想到小武用粗壯堅硬的雞巴頂進了我親身母親的體內,整夜的奸* 淫我的母親,更震撼的是,母親在被一個陌生男人強迫著劇烈的性交中,從肉體上被征服了。

母親那種壓抑的粗重喘息和尖細的呻吟,強烈的刺激著我,雖然我知道,壓在母親身上的,不是我的父親,而是小武。

「完」

柏芝

(1) 柏芝,一位某國的玉女明星,本應前

; Play All Replay Playlist Replay Track Shuffle Playlist Hide pi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