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生活

真實生活

幸福的不倫

那晚全家回娘家渡假,一個人在客廳看電視看到一點鐘,感覺到有點餓,想到市區看有什麼可吃。到了車旁正開啟車門時,身後傳來︰「你要去哪?我也要去!」 說話的是老老婆的二姐(文中稱為『湘』)。她只大老老婆一歲,是四姐妹中最美的一個,但卻是境遇最差的一個。因年齡相近,間隔一段時間,連休假期時,她們兩姐妹總會回娘家聚聚,而住在娘家隔壁鄉鎮的二姐,總會借口回家小住陪我們。…
阅读更多...

操屄有感

那還是98年上大三的時候,剛和女朋友確立關係約二十天,那天在大教室裡上自習,到了九點多鐘,我和女友坐在最後一排的角落裡,前面也有好幾對情侶,其中有一對大概是老夫老妻了,動作較大,也比較放得開,有點毫無顧忌的感覺。…
阅读更多...

女友和她姊姊

我今年二十歲,有一個小我五歲的女朋友詩萍。詩萍雖然是高中生,但由於生來一副娃娃臉,再加上只有150公分的矮小身材,所以很容易被誤認為國中生。我和詩萍交往兩年多了,雖然我們一直非常恩愛,但是她總是只讓我進展到接吻的程度。我知道她對於第一次要在新婚之夜這件事很堅持,所以也不好強迫她,只能每次約會結束之後回家一個人解決。 放暑假的前兩天,我正在計畫這次要帶詩萍去哪裡玩,沒想到她竟然打電話來對我說:「對不起喔∼暑假前幾天我不能陪你了,我姊姊找我去台中玩…」…
阅读更多...

小姨未干著竟把岳母給弄上了

(1) 香港人已經夠怪的了,每天在街上匆匆忙忙的,錢又賺不了多少,辛辛苦苦的也不知為了什麼。哈!原來香港的天氣更怪,已經是農歷年十二月了,天氣一點都不冷,二十多度,穿外套有點熱,不穿又覺有些寒意,一點冬天的感覺也沒有。 街上都是些匆忙的人,就只有我這個傻…
阅读更多...

今年27歲的我

首先自我介紹一下,我今年27歲,從外地到上海某名牌大學讀了四年法律後,到了廣州工作,現在從事法律工作(汗……)。…
阅读更多...

齊人之福

張開眼睛,看了看床頭的時鐘,清晨四點鐘,又該是我練功的時間了!我起身脫去全身所有衣服,赤裸裸地坐在床上,眼觀鼻、鼻觀心,雙手雙足心朝天,一股暖暖的氣,開始從我的丹田升起,然後依照我的念頭,慢慢地遊走全身一百零八處穴道。 今天的氣息遊走特別地順暢,而且任督兩脈之間也可以自由來去,可見昨日師傅已經用他畢生功力幫我打通了全身經脈!而且,他還把全身的功力都輸入我的體內,雖然他並沒有因此而失去性命,但從此也成為一個廢人!…
阅读更多...

我的捆綁自述

我是一個很性感,很美麗的女孩子。也許正是美人多怪的緣故吧!我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在我的內心深處有著強烈性刺激的要求;這就是性虐待也就是sm。我喜歡被綁起來,身上纏滿繩子不能動彈的感覺總能激發我的性慾,令我快感;而這時我對我的下體所表現出來的一切反應卻無能為力,那種急需撫摸(手淫吧)卻無法滿足的要求會再一次把我推向高潮……我是變態的,我一直這樣認為,所以沒有任何人知道我是這樣的一個女孩。…
阅读更多...

屈辱新娘

白妞結婚的時候並不快樂,她喜歡的是青梅竹馬的水生,卻因為水生家窮而被父母逼著嫁給富戶李金虎。 白妞感到對不起水生,就把自己的「第一次」偷偷給了水生。 李家是全村第一大富戶,李老忠有兩個兒子--金虎和銀虎。 金虎自幼體弱多病,銀虎天生虎背熊腰。 李老忠心疼大兒子,就把如花似玉的白妞許配給了他。 銀虎對此一直憤憤不平。 結婚那天,李家張燈結綵,道喜的人絡繹不絕,大家都想一睹新娘子的芳容,還有人嚷著要鬧洞房。…
阅读更多...

我的好嫂子

堂嫂麗琴的家在路邊,我有空就去她家玩,她剛生完小孩,身體很性感兩個大奶屁溝很深,我天天想她一天我看她一人在家和她聊天,她說能幫我割點草麼有什麼酬勞。她說你想要什麼?我開玩笑的說要你,她沒說話,問我去麼,我說去。…
阅读更多...

漂亮女兵

在軍隊時,天天循規蹈矩。沒什麼意思,人說當兵三年,母豬賽貂嬋。可見在軍隊裡對於「性」的缺失之嚴重。我的運氣比較好。分在男女兵混合的連隊。單位有三十幾個女兵,特別漂亮的有兩個。她們倆(一個是小婷一個是小瑋,都是江蘇美女!身材臉蛋沒說的)尤其是小瑋,那身材,高挺的奶子,在寬大的軍服下依然不能擋住他那堅挺的奶子。…
阅读更多...

美麗的淫蕩阿雲

阿雲是我的小姨子,由于我和妻在省城工作,所以,直到我們快結婚了,我才第一次見到她。阿雲和妻一樣漂亮,但比妻顯得嬌小,胸圍似乎比妻的大,性格比妻熱情活潑多了。就這樣,漂亮的少婦——我的小姨子走進了我的生活。 听妻講,阿雲上學時就有很多人追求她,最終她選擇了學校足球隊的頭號球星,她們在我們結婚的兩年前就在家鄉結婚了。…
阅读更多...

我和女友的第一次

那天已經很晚了,我送她回家。她父母住在郊區的家裡,平時她一個人住的。(呵呵,明明就是給我機會嘛)因為雨很大,我們都沒帶雨具,從車上下來雖然到她家不遠,但走到她家樓下時差不多都濕透了。 她讓我進屋洗把臉再走。我洗完臉走到客廳,她給我泡了杯咖啡,「喝了暖暖身子吧。」然後她走進了洗手間。我聽到放水的聲音,她大概在洗澡了。喝完咖啡我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不知什麼時候她走出來了。穿著件白白的睡袍,身體的曲線若隱若現。 「你該回去了。」 「嗯,你把傘給我。」…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