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連載

長篇連載

群交淫窟

市公安局的會議室裡,香煙的煙霧瀰漫。最近刑警隊剛破獲了一起連環殺人案,現在正在開案情總結會,諾大的會議室裡座無虛席,刑事偵察處的人馬濟濟一堂,局長正在發言……我代表市局對這件大案的成功審結表示祝賀,對在案件審理過程中付出艱辛與汗水的同志們致以敬意並表示感謝!會議室響起熱烈的掌聲。苗秀麗坐在靠後的座位上,她根本無心去聽領導的發言,下身陣陣傳來的瘙癢使她好不難受,她面露尷尬的等待著會議的結束。…
阅读更多...

雪白的屁股淫蕩的扭動

本來很幸福的文怡,突然有不幸降臨。那是她丈夫在下班途中被汽車壓到。汽車跑了!發現的又晚,死在救護車裡。 文怡受到很大打擊,也非常悲哀。甚至於想到死,可是有三歲的兒子永良,不能丟下他一死了之。 對這樣的文怡又發生可怕的事。那是在丈夫死後一個月左右的下午,阿金突然來找她,還有一個叫阿昌的弟弟。 「太太,好久不見了。嘿嘿嘿,還是那樣美麗。」 阿金在文怡身上上下打量。…
阅读更多...

游泳助教

市郊一所高中游泳場館內,司徒森一邊拿著攝影機拍攝,一邊督促學內的泳隊員操練,準備在三個月后的游泳比賽。 司徒森十八歲富家子一名,是這所學校的高中三年級生,父母早已移民外地只剩下他一人在故地,他只待完成高中后才隨父母移民外地再完成大學課程。 司徒森見泳隊內的隊員大多未達到他的要求,簡直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原本校內的泳隊要勝出泳賽不是難事,但大部份的主力隊員都已畢業離校,再加上泳隊內的教練亦因移民而請辭,令泳隊的情況雪上加霜。…
阅读更多...

人妻女軍官

北部某山區部隊女官寢室裡,兩名女軍官正準備著放假,其中一名肩上一顆花的女官正脫著迷彩服上衣,隨著她柔軟不失修長的手指往下解,露出了把內衣撐得飽滿的胸前,隨手將迷彩上衣丟進了洗衣袋,雙手正要將迷彩汗衫脫去的那時,一陣鈴聲響起。 「喂~老公阿,有沒有想我阿~哼嗯~今天人家臨時留守,沒辦法回去~對阿~超討厭的~人家也好想你喔~……潘潘寶貝~媽媽今天要留在軍中,沒辦法回去,你今天到外婆家要乖喔……老公~~我也愛你~~」…
阅读更多...

男少女多的世界

隨著慾望與野心的不斷膨脹,人類爆發了第三次世界大戰,這是一次曠日持 久的戰爭,幾乎將地球上所有的國家與人民都捲入了戰火。戰況愈演愈烈,所有 人都似乎殺紅了眼,終於有人動用了禁忌——核武器,從而將戰爭變成了核大戰, 險些讓整個地球毀滅。 當人們從瘋狂中醒來時,發現地球的人口已經驟減90% ,整個社會體系都 分崩離析。殘存下來的人們終於意識到了和平的重要,他們停止了戰爭,並成立 了地球聯合政府,開始重新發展。經過數十年的發展,人類的經濟和科技水平終…
阅读更多...

表姐和她那幾個死黨

電話響起,我接了起來,喔…原來是表姐啊,嗯..好….。心裡面不禁愉快起來,我又可以去找表姐了。 想到我與表姐的關係,那可得從我小時候開始說起。本來我住在南部,印像中小時候每當表姐來家裡,總是我與她玩的最開心,隨著年齡越來越大,我也越來越喜歡表姐,只是表姐家住台北,不是常常可以來南部玩的,所以過年時才有機會看到她。…
阅读更多...

天賜情緣

我和榮兒相遇,應該說是一段如歌般的奇緣。 現在回想起來,假如當時促成我們相遇的諸多偶然因素中那怕隻有一個小小 細節沒有發生,我倆也會擦肩而過。那麼,也就不會有我們今天的相識、相知乃 至兩相廝守了。 那一年我32歲了,正是如火如荼的年齡,可我的前妻恰在這時離開了我。 她到澳洲洋插隊一去不回,不久聽說她和一個白人同居了。我真想不明白,以她 的身子骨,如何受得了那根洋槍的折磨。無奈之下,我和她辦了離婚手續,取回…
阅读更多...

慾體

先謝謝作者讓我投稿,這是我第一次寫作,我這份人無多創意,所以從來沒想過要寫故事,但經歷了這件事,我又沒法和人談及,只好寫下來,也和各位分享一下我的心得,若然你也有這種機會或是心癢癢想出軌,可以試試我這個方法吧?! 首先自我介紹,我叫丹尼,今年四十歲,是位眼科醫生,在佐敦開診所。我已婚十三年,有一子一女,他們已經就讀中一和五年班了。太太是我在澳洲念大學時的同學,年輕時也算是位美人,我還記得結婚那時,我的親戚和好友都說我是天下間最幸運的男子,取得位又美又能幹的政務官為妻。…
阅读更多...

相親記 紅腫的小穴

我面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梳理了一下剛剛整理過的頭髮,滿意的看了看鏡中的自己。原本有些亂的頭髮,只是打了點髮膠就顯得有型了許多,整日不變的制服換成了休閒裝,讓我變得瀟灑幾分,也讓人精神了幾分,真是「人是衣裳馬是鞍」 ,這話說得沒錯。…
阅读更多...

雪白的屁股淫蕩的扭動

本來很幸福的文怡,突然有不幸降臨。那是她丈夫在下班途中被汽車壓到。汽車跑了!發現的又晚,死在救護車裡。 文怡受到很大打擊,也非常悲哀。甚至於想到死,可是有三歲的兒子永良,不能丟下他一死了之。 對這樣的文怡又發生可怕的事。那是在丈夫死後一個月左右的下午,阿金突然來找她,還有一個叫阿昌的弟弟。 「太太,好久不見了。嘿嘿嘿,還是那樣美麗。」 阿金在文怡身上上下打量。…
阅读更多...

大乳牛護士長

一個月后的某天晚上八點,夜幕剛剛降臨。      在協和醫院的胸科醫務室里,女護士長石香蘭手拿著電話話筒,心里涌起一陣强烈的不安。      ——怎麼回事?家里為什麼會一直沒人?      今晚輪到她在科室里值夜班,按照以前的老習慣,她臨睡前往家里打了個電話,准備交代小保姆阿麗注意鎖好門,以及問一問寶貝儿子的情況。      誰知道從七點鍾到現在,整整一個鐘頭過去了,石香蘭已經重撥了七八次號碼,電話那頭始終都沒有人接聽。      …
阅读更多...

網路邂逅

小欣是我92年剛開始玩愛情公寓時認識的一個女人,當時有要了她的MS N,但是一下加了太多網友,並沒有常常跟她聊天,到去年底我去台中工作的時 候,無意中又跟她聊了起來。 原來她也住在台中,32歲,有個4歲的女兒,丈夫是某公司的管理層,經 常要到外地工作,所以她無聊的時候經常上網。這樣我們便聊上了。有空我們就 會通過MSN聊天,自然也聊到性,她說她不喜歡性,因為以前有個婦科病,一 直覺得性很不乾凈,對性有恐懼。所以她一直不喜歡和她老公做愛。…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