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标签

媽的小穴最爽了

媽媽用力掛掉電話,口中哀怨地歎道:「這都三個月了,還是忙,忙地連家 都不顧了!」 原本心情低落的我擡起頭來,期許地問道:「爸爸又不回來了?」其實用不 著回答,僅從她失落的表情上就可以判斷大概的情況。父親常年在外地做建材生…
;